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434章 退位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10:54:05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宇文骁将信将疑地跪了下去,他身后满朝文武也都跟着跪了下去。

    就见岳相捧着帛书圣旨,面无表情严肃认真地宣读道,“朕已厌倦朝政,但尚无子嗣,今有大将军还朝,由大将军继位最为合适。大将军是朕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与朕同为先帝孙儿,望众卿能如同辅佐朕一般,全心全意辅佐新帝登基,助新帝早日将大夏带往辉煌盛世。钦此!”

    圣旨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粗暴。

    岳相宣读完毕,跪在下首的宇文骁挺直腰杆面无表情,实际上,他两只手攥紧了拳头,青筋暴起,若非当着众臣的面,他非要砸了这大殿不可。

    宇文赫你混蛋,你没事玩什么退位!

    老子要皇位也是要自己抢来的!谁要你让了!

    我才不稀罕呢!

    你自个儿带着妻儿逍遥去了,凭什么让我当苦力?

    “大将军,接旨吧。”岳相见他不动如山,也毫不意外,像是早就预想中这一步似的,“大将军,您若是不接旨,老臣无法交代。太皇太后,您说是吧?”

    太皇太后也在,低声提醒道:“骁儿,还不快接旨。”

    宇文骁看了看他皇祖母,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双手接过了圣旨,岳相递出了圣旨,便恭恭敬敬地冲人拜了一拜。

    仪式结束后,满朝文武也悉数退下,宇文骁抱着圣旨坐在台阶上,痞里痞气地问岳相道:

    “岳老相爷,这圣旨既然是君上托付给你的,那是不是就代表着,接下来君上要让位与本将军,所以,就是本将军做主了?”

    岳相点了个头,郑重其事道:“原则上是如大将军说的这般不错,但君上还有一纸圣旨,言明:大将军可以不登基,但绝不能另择旁人。”

    宇文骁嘴角刚扬起来的笑容又僵住了。

    宇文赫你这个混账。

    我招谁惹谁我怎么就惹你了?

    我都不稀罕你的皇位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害我。

    “宇文赫,你别让我看见你,要不然我劈了你”

    大殿上大将军的吼声都快把房梁给震塌了。

    ……

    不远处的钟楼上,萧如月拢了拢肩头的斗篷,徐徐笑道。“君上,这样是不是不太厚道?”

    他们在半路上便与大部队分开了,而后又避开所有人悄悄回京,在宇文骁回来之前,他们早就入宫见过了太皇太后,否则今日之事哪儿能这般顺利。

    宇文赫一伸手便将她揽在怀中:“他不是一直挺想当皇帝的,既然他感兴趣,就让给他又何妨?”

    萧如月“噗嗤”笑了出来,这根本不是他想不想和感不感兴趣的问题好么?

    那般骄傲的大将军,突然被人坑了,他这会儿要是知道宇文赫在这儿,估计提剑杀过来的心都有了。

    “你确定他以后不发布海捕文书四处搜捕于你?”

    “别担心,他也就是这会儿嚷嚷罢了,你当真以为他还真能罢工不干?”宇文赫不以为意道,“就算他想这么干,还有皇祖母拦着他呢。”

    萧如月只能在心里替大将军掬一把同情泪。

    大将军,你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个大哥呢?

    北风迎面吹来,宇文赫喉咙一痒,冷不防咳嗽起来。

    萧如月的脸色一变,连忙从身上掏出药瓶子倒出玉色晶莹的药丸喂给他。

    宇文赫匆忙吞下药丸,那股冲动才勉强压制住,扯了扯嘴角对萧如月露出一抹轻松的,若无其事的笑容,“走吧,趁着他还在气头上没回过神来,否则待会儿便走不了了。”

    “嗯。”

    宇文赫与萧如月相携走下钟楼,马车就在钟楼下等着,驾车的是崇阳,崇越也骑着马一块在那儿等着。

    萧如月和宇文赫先后上了马车,车马就这么悄悄不引人注意地出了宫门。

    别苑里。

    梁丘雅音和唐敬之还在为了一桶药浴吵得不可开交。

    梁丘姑娘往里放了两味药材,唐敬之就炸毛了,“宇文赫那个身子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么?你还给他加这么大补的药,不怕补死他呀!”

    “有我在呢,他怎么可能死得了?再不济还有月丫头的金蚕蛊呢!你也知道他剩下多少时日了,知不知道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你强词夺理!”

    “你不可理喻!”

    ……

    宇文赫与萧如月他们回来时,这二人已经陷入了冷战中,整个院子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死寂一片。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误闯入了什么禁地呢。

    但唯独那一桶药浴却是已经烧得热汽沸腾。

    萧如月看了眼左右两边紧闭的房门,笑道:“这两位没个一时半会儿想必是和好不了的。”

    宇文赫也笑道:“唐敬之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憋不了一刻钟他就该出来讨饶了。”

    说着径自进了屋子,脱去衣裳,迈入药水之中。

    萧如月笑着无法反驳,替他接过衣裳挂在了一旁屏风上,“要说起来,唐敬之也是你同辈的兄弟,我好几次听见他念叨说,要不是欠了你人情,才不会这么任劳任怨任你差遣。他都欠你什么人情了?”

    “我没告诉过你么?”

    萧如月摇摇头,“没有。”

    宇文赫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低笑道,“其实认真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唐敬之的父亲当年被逐出唐家,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一度过得落魄,唐敬之他母亲也是那个时候过世的。”

    想来,他们也有一段十分艰难却值得永远铭记的过去。

    “后来蒙我外祖父相助,唐敬之去了药王谷学艺。他学成之后也学会了劫富济贫那一套,我跟随师父学艺行走江湖那两年,正好碰见过他,他还曾被我逮个正着。”

    劫富济贫?难怪他动不动就敲诈唐敬之,原来唐神医是真有钱啊。

    宇文赫又笑道,“后来就借由我身上的信物认出了我的身份,打那儿之后,便相识了。一来是欠了我家恩情、二来是有把柄在我手中,否则能让唐神医这么鞍前马后地跑腿,可不容易。”

    宇文赫的这番话轻描淡写,恰到好处地省去了重点,但萧如月还是能听得出来,宇文赫和唐敬之二人之间的情谊非一般深厚。

    江湖人从来最向往自由,尤其是唐敬之这般出自唐家大世家又遭驱逐,又感受过人情冷暖的人,他可以劫富济贫,哪里会轻易就从了宇文赫。

    指不定宇文赫在背地里都对他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过,宇文赫既然不想细说,说不定是在给唐敬之留面子,她也就不追根究底了,说不定她问得多了,唐神医嫌她知道的太多,还要杀她灭口以封口呢。

    宇文赫在水中泡了有两刻钟,萧如月看着铜壶里的时刻,道:“时候差不多。该起来了。”

    “好。”

    萧如月便起身去拿衣服,只是一转身,手刚碰到衣裳,便听见身后“嘭”的一声巨响。

    她惊得猛然回头。

    却见宇文赫一头栽倒在药浴之中,眼耳口鼻之中涌出了血……

    “君上!”

    “雅音姐姐,唐先生,你们快来!”

    叫喊声惊动了一院子的人,唐敬之梁丘雅音与崇阳崇越以及银临绿衣他们都奔了进来。

    ……

    十二月隆冬,寒风呼啸。

    昨夜寒风呼啸了一夜,大雪纷扬,二十日这一日的清晨,城中百姓推开门一看,眼前一片银白。

    庭院里,屋顶上,树梢上,悉数被大雪覆盖。

    从皇城最高处往下看,满城银白。

    昨晚一场大雪,整座城都像银装素裹了一般,美得不似在人间。

    萧如月推开窗扇,寒风与凉意迎面扑来,她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满眼的银色像是能够洗净内心的浑浊。

    “晨起风寒,你身子弱,别在那儿吹风。”身后传来低沉轻缓的男音。

    萧如月扭头一看,宇文赫就坐在床沿,又开始咳了起来。

    萧如月忙关上窗户向他走过来,“你怎么起来了,不多睡儿么?”

    宇文赫摇摇头,“今个儿好歹是新帝登基的大日子,我再不济也不能在这儿屋子里躲着。我要是不去,若是错过那小子搞出来的幺蛾子,便要后悔一辈子了。”

    萧如月盯着他看,他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总体来说,精神还可以。

    她犹豫了半晌:“你确定要去么?”

    宇文赫确定地点点头。

    萧如月笑了笑,便没再说什么了。

    午时左右,满城锣鼓喧天,昨夜一场大雪仿佛给今日新帝登基添了一分喜庆,满城百姓都在欢庆,欢天喜地的。

    唯有宫城之中那位即将要登基的新帝全程臭着脸,活像谁欠了他一把龙椅没还似的。

    “萧尚书,君上真的再没出现过么?”某大将军沉着脸盯着在旁打点的吏部尚书萧景煜,恨不得将萧景煜斯文俊秀的脸庞给盯出坑来。

    萧景煜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脸都僵了。

    他一个孩子都要出生的人都扛不住大将军这般紧迫盯人。

    方维庸方公公深知大将军这动不动就要对谁出手的毛病,忙挡住了萧景煜面前,“大将军,君上若是回来,定是第一时间会来找您的,君上与娘娘不回来,想必正游山玩水无暇分身。”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