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294章 女子不为官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9:17:04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宇文赫的眸子骤然眯起,“王尚书为何非要带着她一起?”

    王尚书因为他的话而一顿,“这……臣以为,司徒她是个可塑之才,想带她,多出去历练历练,多涨些见识,对她也是好的。”

    他是知道司徒是皇后,可他心里想的还是,这是多好的一个苗子啊。

    “多谢王尚书赏识,但眼下,司徒还去不了。”萧如月说着话,看向座上的宇文赫,言下之意说,君上在宫中,我不方便远走。

    但这话在王尚书这里,却解读为一切听凭君上的安排。

    王尚书一下就来了劲头,“君上,司徒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请君上准许。”

    萧如月:“……”王尚书,您真的是位股肱之臣,为百姓着想。

    其实她也很想去,可是,她如今怀着身孕是一回事,宇文赫走不开才是重点,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今日她来是为了辞官。

    只见宇文赫沉吟片刻,冲萧如月招招手,“过来。”

    萧如月叹了口气,迈着小碎步,步上台阶,缓缓走到宇文赫身边去。

    方维庸见这阵势,自觉往边上挪了一步,保持距离。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你想亲自去看看?”宇文赫若无其事地问道。

    萧如月点点头,“嗯,想。”

    “堤坝的修补是大事,甚至有可能要重新修筑,你吃得消么?”

    “尚可。君上也要一道去?”

    “那道堤坝年年修年年出事,淮河沿岸的百姓苦不堪言,常因此而流落失所。朕的子民身在水深火热,朕又如何能置之不理?”宇文赫振振有词。

    岳相仿佛有个不详的预感。

    果真,下一刻便听宇文赫说道:“接下来便要辛苦岳相监国了。”

    岳相的内心,沉甸甸的。

    他双膝跪地,伏跪叩首,神情**而凝重地道:“老臣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为君上守住这社稷江山。”

    大夏出了这么一个说走便走的任性君上,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那就让司天监看一看黄道吉日,朕挑个好日子出行。”君上金口玉言,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岳相又磕了个头,宇文赫吩咐人给他赐座。

    刑部张了张嘴,看着还站在宇文赫身边的萧如月,还是没忍住问道:“君上,那……这位工部水部司的司徒是……”怎么回事?

    员外郎坐上龙椅,这可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宇文赫不等他把话问完,便挪了位置,让萧如月坐到了他身边。

    众位大人诧异地瞪了瞪眼,方维庸冲萧如月跪行大礼,“奴才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康宁,万福金安。”

    他这一跪,殿上一时死寂。

    但不过片刻,便炸了锅了。

    皇后娘娘深受君上宠爱,这是朝中人尽皆知的,大家也都清楚,皇后娘娘平日里虽鲜少出门,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人能及。

    可这……这架势分明是皇后娘娘女扮男装参加了科举,还当上了工部水部司的员外郎!

    三甲探花,威名赫赫,都道探花郎生得清俊秀气,不曾想原是个女娇娥!

    众人马上都转向萧景煜,说道:“萧尚书,你可是执掌礼部,我大夏礼法森严,怎可……怎可让……”

    “可不是嘛,我朝可从来还没女子为官的!这不是……胡闹嘛!”

    这帮臣子也是直率的厉害,当着君上的面就敢如此直言不讳。

    萧景煜早料到,一旦皇后娘娘的身份公开,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闹腾,但是被一群比自己年长的前辈们围着,也着实有些手足无措。

    岳相倒是未袖手旁观,高声喊了一句:“都住口!”

    没人理会,讨论的声浪是一波高过一波。

    这群熟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居然瞬间就把朝堂给变成了喧闹的市集。

    太可怕了。

    萧如月与宇文赫对视一眼,她扯着嗓子喊道:“都给本宫住口!”

    女子的声音分外有震撼力,众人闻声一愣,都停了下来。

    宇文赫冷然的目光从众臣面上扫过,淡淡道:“怎么,女子不能为官?皇后为官就是于礼不合?”

    “君上,女子不为官、后宫不干政,自古有之。皇后娘娘竟然女扮男装参加了科举还取得了三甲,成了朝廷命官,这话若是传扬出去,百姓该如何看待君上您?”

    礼部金侍郎是个典型的老古板,他跪的挺直,说得痛心疾首,慷慨激昂。

    他就差说,换了是旁的女子,女扮男装参加科举,这是要处以欺君之罪的。

    但这话他忍住了。

    宇文赫冷冷一笑,“金侍郎这是要把朕的皇后打入天牢的意思?”

    金侍郎:“老臣不敢。”

    “朕看别人都不敢,就你敢。”宇文赫作出愠怒的神色。

    “你倒是说说看,皇后除了是女子之外,才学见识,哪一点不如男子,金侍郎,朕记得之前你还曾与萧尚书、与工部王尚书、和水部司员外郎司徒去喝酒,兴致高涨时吟诗作对,自言司徒此人才高八斗,不可多得,后生可畏。”

    金侍郎哑口无言。

    这话确实是他说的。

    萧如月忍着冲动,她想说,君上,您这样也好像是集市上与小贩讨价还价的买菜人。

    特别像,特别。

    宇文赫面无表情地道,“那么,还有哪位爱卿认为不妥的么?”

    刑部也忍不住说道,“君上,不可啊!我朝中历来没有女子当官的先例,更未有后宫……这……”

    “这什么,难不成你能找到一位比她更出色的水部司员外郎?”

    刑部也哑口无言了。

    王尚书挑人的标准谁都清楚,他看中的人,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比得了的?

    萧如月按了按似乎要发火的宇文赫,柔声道,“我朝的确是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但也没有哪一条王法规定,女子不可入仕。不是么?刑部与大理寺掌管刑律,最该清楚了。而你们若是也认为本宫为官于礼不合,也尽可问问萧尚书,看看我大夏礼法之中,可有明文规定皇后不可入朝为官的?”

    萧景煜深深鞠躬,朗声回道,“回娘娘的话,礼法之中并没有写明皇后不能为官。”

    刑部蔫蔫地道,“大夏律法也的确没有明文规定女子不可入仕这一条。”

    萧如月微微一笑。

    她当然知道没有。她这是托某君上的福,钻了律法的空子。

    她就是皇后,她就是当了朝廷命官,宇文赫挖的坑,她就算错了也是对的。

    论咬文嚼字,她也不输给任何人。

    众臣你瞧我、我瞧你,又气又不知该从何发泄。

    殿中沉寂得可怕。

    说句难听的,这会儿朝臣们还真是敢怒不敢言。

    死寂之中,钱御史徐徐说道,“只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却不想是巾帼不让须眉。”

    岳相接着他的话道,“既然无论是祖宗礼法还是国法律条都没有明文规定,皇后不能入朝为官,堂堂七尺男儿,难不成还容不下朝中有位聪慧能干的女官?”

    此话一出,那些大人们即使不甘,也只能把话给吞回肚子里去了。

    连朝中资历最老、最德高望重的两位大人也如此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宇文赫宣布退朝,皇后娘娘能不能为官这件事,不管朝臣是如何想的,都到此为止了。

    散朝之后,王尚书、岳相、萧景煜还有钱御史等人,都被留下,一行人转到御书房。

    岳相语重心长地道:“君上,虽说治河也是民生所系,但朝中不能无人主持大局,如今雨季已过,君上是否考虑……迟些去?”

    宇文赫呷了口茶,淡淡道:“岳相此言差矣,正因为雨季已过,才是修筑堤防的最佳时机。再者说,当地百姓眼下正逢灾后重建的紧要关头,朕若亲自去了,岂不是显得更有诚意。”

    岳相竟然无法反驳。

    其他人也并不表示异议,岳相便转而看了看钱御史,“钱大人,你以为呢?”

    钱御史泰然道:“自古道,民为重,君为轻,君上关心国之社稷,亲赴灾后重建之地,于国于民都是好事。而朝中这些事,有岳相在,想来出不了什么乱子。”

    岳相一脸震惊,怎么连钱御史都赞同?

    “朕已经决定了,此事无须再议。”宇文赫搁下茶盏,语调虽轻,却不容置疑。

    岳相也只得默认了这个结果。

    萧景煜见岳相一脸的无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老人家。素日里他与岳相处的最多,对这位大人也了解颇深。

    岳相忠于国忠于君上,只是想法有些陈旧了些。君上与娘娘都是明白人,自是能体谅这一点的。

    王尚书迟疑了好一会儿,也说道:“君上与娘娘能亲临自然是最好的,加上司……加上娘娘是这方面的好手,心思细密,观察入微,去了定能有所裨益。早日解决河堤之患,于百姓于大夏,都是一桩好事。否则年年劳民伤财年年修却不见起色,久之难免民心背离。”

    王尚书说话惯来直得很,说完才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下意识抬头看着宇文赫。

    宇文赫闻言看了他一眼:“王尚书说的有道理。半个月后就是黄道吉日,王尚书收拾收拾准备随朕启程出发吧。”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