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254章 爱我你后悔了么?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8:45:59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宇文赫一愣,随即就笑了,“我可不就是个混蛋嘛。若非因为我,你又如何会走到这一步?”

    萧如月咬咬牙,硬生生忍住了泪水,拉着宇文赫的胳膊便咬了上去。

    宇文赫只觉得手臂上一阵刺痛,便知她是真的下了狠手。

    她发狠了似的,直到闻见口中有血腥气才肯松口,泪眼连连。

    “宇文赫,你做了这么多,把盒子藏在我床底下,将钥匙混在首饰之中,费尽心思,却为何偏偏就不肯当面告诉我……这发簪是你亲手刻的,为什么就不敢告诉我当年全是阴差阳错。”

    宇文赫静默不语,黑眸之中弥漫着哀伤。

    雅音姐姐几番欲言又止。

    唐敬之也同样保持沉默。

    气氛沉重压抑。

    几乎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许久。

    萧如月轻嗤了一声,竟然笑了。她扯着宇文赫的袖子抹了泪,席地坐了下去,像是浑身没了力气支撑不住自己一般。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宇文赫忙跟着蹲下去,把她好生打量,又是摸脸又是探额头,却都没有异样,萧如月就是不出声,拂开他的手,径自发笑。

    “你说你有何处不适,你别吓我。”宇文赫彻底慌了,扯着嗓子大喊:“唐敬之!”

    “在呢在呢。”唐敬之答应着,却未曾凑上前去。

    宇文赫要把萧如月抱起来,她反而反手握住了他的大掌,“宇文赫,你这么怂真的能当好皇帝么?”

    “什么?”宇文赫闻言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萧如月忍俊不住,“嗤嗤”笑了起来,脸上明明还带着泪,可她就是笑了,“你是发傻么?由头至尾,都是我辜负了你呀,你为什么要自己背负这些事情?”

    她这么一笑,眼泪便又下来了。

    宇文赫的手停在那儿,整个人都僵住了,似乎自己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了。

    她、她说什么……

    但也就一会儿,他最见不得萧如月哭,很快就回过神,扯着袖子便给她拭泪。

    可他越擦,她的眼泪越得越凶。

    宇文赫更慌了,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这笨手笨脚的,哪里还有平日里那个面无表情威风八面的君上的半分痕迹。

    此时他满心只想着,江山可以不要,只要她好就好。

    萧如月破泣为笑,手抚上宇文赫手臂上,被她咬了一口的位置,宇文赫惊觉,低头看她,她卷高了宇文赫的袖子,上头齿痕深深,鲜血淋漓。

    “疼吧?”

    “不疼。”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不疼……”萧如月哆嗦着,硬生生忍住了落泪的冲动,从身上摸出一个药瓶子,以牙咬开了塞子,便将药粉倒在伤口上。

    “嘶。”宇文赫疼得缩了一下手。她忙给拽住,“别动。”

    等上好了药,她从腰间扯下绣着梨花的桃色手帕,缠在了伤口处,与宇文赫对上了眼:“这伤口不许抹去痕的药膏。以后你给我记住了,不准再犯傻。否则,这就是前车之鉴。”

    “嗯。”君上别提有多乖。

    萧如月又念叨着:“你怎么尽做些只有傻子才会干的事。”

    宇文赫黑眸中生出亮光,如星光般璀璨,俯身便覆上了她的唇。

    他从来就不傻。

    宇文赫生来便是精明的。

    他是天纵英才,生就一双慧眼,却唯独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是个白痴。

    如今,萧姐姐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若再不明白,便是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宇文赫心思越动,吻得越深。

    缠缠绵绵,旁若无人。

    “君上还要在地上坐到何时?”唐敬之凉凉道,就如同一桶冷水浇下来。

    醍醐灌顶。

    宇文赫结束了这吻,扶着萧如月站起来。

    萧如月本就虚软无力,方才这么缠绵一吻,她更是站不住了,整个身子软软靠在宇文赫怀中,柔弱无骨。

    宇文赫见她如此,也没了和唐敬之说话的意图,“今日之事定是你从中作梗无疑,改日朕再找你好好算算这笔账。”

    说罢,横打抱起萧如月大步流星而去。

    唐敬之愣了愣:“我以为,皇后娘娘会一口气把什么都逼问出来……宇文赫也是越发好说话了。”

    “他只有对月丫头的时候才好说话。”梁丘雅音冷冷泼了他一盆冷水,“那个狗皇帝记仇得很,你最好小心些。”

    直到此时,她才恍然大悟。

    今日之事会发生得如此突然,少不了唐敬之在背后挑拨捣乱。

    “你是关心我么?”唐敬之听她这么说,阴霾一扫而光,眼睛都发着亮。

    梁丘雅音睨了他一眼,“我是提醒你提防着,免得他哪一日忽然就想起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把你揍得个鼻青脸肿让你再也不凭着这张脸出去坑蒙拐骗。少自作多情!”

    唐敬之:“……”

    梁丘雅音看着门口的方向,再想到今日发生的这许多事,心里头有些沉甸甸的。

    今日都够兵荒马乱的了,再留在宫中,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别苑那边还有许多事等着她去做,与其留下等答案与结果,不如先去做些有裨益之事。

    思及此,她不再理会唐敬之,提气一跃从上了窗口,纵身一跳,便不见了人影。

    唐敬之稍稍一顿,很快便追了上去。

    银临与绿衣见宇文赫抱着萧如月走出来,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来了。

    可一看皇后娘娘脸色不是很好,这颗心又再度提起来。

    “娘娘,可要传太医过来瞧瞧?”银临机敏地问道。

    “不用了,都退下吧。今个儿不必伺候了。”宇文赫淡淡道,抱着萧如月便进了寝宫。

    他本有许多话要问,也有许多话想说,可她神色疲倦,他于心不忍。

    萧如月病后初愈,身子倦懒得很,加上方才那一场又哭又闹的,已消耗了她大多数力气,这会儿抬一下胳膊都嫌费劲。

    宇文赫把她放下来,替她宽了衣,自己也跟着躺下来。

    “累了就睡吧。”

    “嗯,你折腾了一日一夜,睡吧。”

    萧如月枕在他胸膛,便闭目沉沉睡去。他紧紧搂着她,二人共盖了同一床薄被,无比安心。

    此时无声胜有声。

    再多的话,也该留到以后再去说。

    他也是累了,一日一夜不曾合眼,提心吊胆,此时此刻怀中拥着心上人,她的呼吸起伏均匀,心口的跳动便贴着他的肌肤,一下一下清晰可闻。

    再也没有比这更为美好的了。

    不知不觉地,宇文赫也睡了过去。

    他鲜少做梦。即便是做梦,也都是噩梦。

    童年时的一切不如意,还有许多的担忧,都在梦中一一找上门。

    他也是害怕梦境的。

    可这一回,他的梦里全是美好。

    梦中,他牵着萧姐姐的手,漫步在蔚蓝天空下。青草离离,牛羊满地,说幸福也不过如此。

    梦中依稀就过完了一生。

    根本不可能的一生。

    宇文赫醒来时,惊觉自己的眼角湿润了。

    他猛地坐起身,萧如月早已醒来,支着下颌,一双水眸凝视着她,笑意盈盈。

    眉目轻盈婉约。

    令人如沐春风。

    他往外头一看,日晒三竿头。

    他鲜少睡到这个时候,尤其极少比萧如月晚起的。

    “是什么时候了?”

    “辰时。”

    宇文赫伸手把她揽进了臂弯了,这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

    萧如月顺从地窝在他怀中,也不动,懒洋洋的。这般靠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便觉得很幸福了。

    “你怎么不多睡儿?”低沉的嗓音在头上去盘桓。

    萧如月抬眸与他四目相对,笑嘻嘻地道,“你怎么不怪我害你误了早朝?”

    “你真傻。”骨节分明的修长食指在她鼻头上轻点,宠溺到:“是我自个儿贪睡,干你何事?”

    萧如月说道:“是我害得你一日一夜不得合眼,你才会倦极了。”心中满是愧疚与歉疚。

    “傻瓜。”

    “你才是那个傻瓜。”萧如月伸手搂住他,将脑袋埋进宇文赫胸膛,“倘若不是唐敬之说破,你想瞒我到几时?”

    “我……若是可以,本是想瞒你一辈子的。可还是没能瞒住。”宇文赫轻笑,“那些事都不是你的错,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了好不好,嗯?”

    萧如月身子一顿,从他怀中抬起头,水漾明眸荡漾着水汽,“真正应该不要与自己过不去的人是你呀。你还要自己背负那些事情到何时?”

    宇文赫反而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萧如月脱开他的怀抱,跳下床去。宇文赫生怕她是生气,长臂一伸从后头搂住了她的腰:“怒气冲冲的想去做什么?”

    萧如月扭过头来,“我去小药房里瞧瞧,或者出宫去找雅音姐姐商量商量,看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治治你这个死脑筋。”

    “那你不气了?”

    “原本没气,但是要被你气出病来了。”

    宇文赫眉毛扬了扬,哭笑不得。

    萧如月转回身来,双手捧着宇文赫俊逸的面孔,长叹一声,“你是在为了当年我误会那支簪子真正主人的事情而懊悔么?”

    宇文赫的薄唇蠕动了一下,情不自禁道,“倘若我那时候能做些事情,你也许不至于……”

    “宇文赫,是我有眼无珠,识人不清,错把鱼木当明珠;是我把你的心意,糟贱得面目全非;也是我,自以为是,看不清现实。错在我,不在你。”

    萧如月水眸氤氲着雾气,咬紧了下唇,“若是非要说是谁错了,爱我你觉得错了么?还是,你后悔了?”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