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167章 流沙阁主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7:45:47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不无可能。”

    宇文赫缓缓说出这四个字。

    萧如月闻言心口一紧,牙齿都在打颤。

    杀人害命,竟然还要登记造册,留以纪念,这是要留着向世人炫耀他的草菅人命么?!

    萧如月攥紧了拳头,咬紧牙关。浑身都在发抖!

    宇文成练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

    他但凡有点人性便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魏王府东厢。

    自打魏王“得病”后,君上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府探视。王府里的人,为了避嫌也极少外出。

    宇文成练就住在这东厢里。平日里除了太医过来看诊,便是小厮们轮流过来送药。而后就是,管事的不定时过来看看,他可缺什么,再去禀报给姚梓妍,除此之外,再不会有其他人过来。

    姚梓妍不让他离开东厢一步,也不给他任何接触女人的机会,活生生要憋死他。

    管事的去了东厢回来,对姚梓妍说道:“王妃,王爷方才又对奴才说起了。他说这些日子在东厢憋的厉害,还请王妃……咳咳,那个……”

    管事的说着脸红了。

    姚梓妍闻言,心中冷冷一笑,“他这样了都还想着找女人?!让他待着吧!”

    当然,她心里想是一回事,脸上不会表现出来。

    她收起眼底的不屑,冲管事的微微一笑,说道,“王爷的脾气秉性你又不是不知,他一日离开女人都受不了。可王爷的身子都这样了,再不收敛着些,迟早掏空了。”

    姚梓妍说着,纤手在管事的胸口点了点,媚眼一抛,风情万种,“他自己管不住自己个儿,只能我来帮忙看着了。”

    管事的被她一个媚眼抛得心里痒痒的,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手,“王妃,您……”

    “王爷他在里面闷不坏的,不是么?”姚梓妍笑容暧昧,手挣脱了管事的掌握,开始不规律起来。

    管事的咽了咽唾沫,满脸惊喜。迫不及待抓紧了姚梓妍的手……

    东厢这边。

    管事的前脚刚走,一抹黑影便出现在宇文成练的房里,单膝跪地,十分恭敬的模样。

    “你说什么!”不知他在宇文成练跟前说了什么话,宇文成练就跟炸了一般要蹦起来,满脸怒容,怒不可遏!

    “你们流沙不是无所不能的么!你们这么多人个个都是高手,你们居然连一群手无寸铁的工匠都收拾不了!还让人从你们眼皮子底下把那么多人给带走了还浑然不觉?!”

    宇文成练几乎是用吼的,也管不了自己眼下还关着禁闭的境况。

    他一时怒极,随手抄起东西便要往跪在地上的这个人头上砸去。

    临下手,又缩了回去,重重放回了桌上!

    怒骂道:“我不知道你们流沙究竟是怎么办事的!你们流沙多大的能耐,居然会这么栽在了别人的手上!你说,究竟是谁从中捣鬼?!”

    “王爷,是属下办事不力。请王爷处罚!”黑衣人低下头颅,认错态度良好。

    宇文成练气道:“现在处罚你还有什么用!那些人活着离开,那就是天大的威胁!那会变成本王的死穴你知不知道!无论如何,你们都要把人找到,一一灭口!否则,本王决不罢休!”

    话毕,房间里便静默了。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半晌不吭声。

    宇文成练等不到他的回应,一脚踹过去,“说话呀,你哑巴了!平时的能耐哪儿去了!”

    黑衣人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上,他的眉头纠结住。脸上的黑巾,在嘴角一块湿润了。

    宇文成练大怒,“究竟是什么人从中捣鬼?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有本事,竟然能够从你们流沙的手中劫走那么多人!”

    黑衣人依旧沉默,捂着心口喘息着,仿佛正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许久。

    黑衣人的喘息这才缓解过来,他慢慢说道:“对方,身份不明。”

    身份不明!

    宇文成练好不容易稍微降下去的怒火再次燃了上来,一脚踩在黑衣人的胸口,“墨染,我信你们流沙,才这么多年来一直与你们合作!你是你们流沙里面一等一的高手,也是你们阁主的得力干将。你一贯能干的很,今日竟然对本王说这种话,你真当本王是好糊弄的人么?!”

    “小小的流沙,竟然敢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么?!没有本王的钱和权,哪里来流沙的今日!”

    地上的黑衣人墨染,好不容易爬起来,端正跪好,大口大口喘着气,“王爷英明,墨染不敢。我流沙从来是收钱办事,既然收了王爷的钱便会尽心尽力办事。阁主命属下在王爷身边待命,属下也绝不敢怠慢。此次淮阳之行是属下办事不力,您尽可处罚!”

    宇文成练面色沉如铁,满脸阴鹜,恨不能把剑一下了结了他!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只见宇文成练捡起墨染的佩剑,狠狠刺了出去。

    墨染竟然不避。

    “铛!”的一声。

    就在青锋刺入墨染胸口之前,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枚铜钱,一下子打偏了宇文成练手中的剑。

    宇文成练和墨染一惊,同时往窗外看去。

    却见,窗外飘浮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玄色的宽袍大袖,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脸上带着精致的金色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孔嘴巴。

    墨染惊讶地唤道:“阁主!”

    那人负手看着宇文成练,用低沉嘶哑的男音徐徐道:“此番王爷交付于流沙的任务失败,所有参与行动之人,除了王爷眼前的墨染之外,其他人已悉数受到惩罚。还请王爷明鉴,流沙绝对是有诚意依附于王爷的,请王爷不要怀疑‘流沙’的诚意。”

    宇文成练闻言,回头看了身边跪着的墨染。

    这位黑袍人便是流沙的老大,俗称的流沙阁主。

    从他口中说出的“处罚”二字,便代表着,死!

    宇文成练暗自咬了咬牙,最终吞回到了嘴边的那些话。

    他仰着头,以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对那黑袍人说道:“流沙阁主,既然你已经处决了那些办事不力之人,今日我便卖你一个面子,留下你的这位得力干将。但阁主你也明白,你‘流沙’与本王息息相关,这些年若非本王,绝没有你们‘流沙’的壮大!淮阳失手,对你我皆不是儿戏。后面该当如何,阁主你是明白的吧。”

    他说着,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带着十足的威胁。

    “嗯。”

    只见流沙阁主点点头,从面具下发出那沙哑低沉到极致的声音来,“王爷请放心,‘流沙’与王爷命运相关,唇亡齿寒,在下绝不敢撒手不管。此事,在下会给王爷一个交代的。”

    “这可是阁主说的。”宇文成练露出得意的神情。

    “那是自然。”低沉到沙哑的嗓音在窗口回响着。

    听见流沙阁主的话,宇文成练这才笑了出来,“那一切就拜托阁主了,辛苦了。”

    他说的客气,语气神态却不见半点客气。

    那流沙阁主似乎也不在意。只见黑袍人轻轻颔首,说道:“王爷,今日墨染我便带走了。您回朝之后,若有需要,在下还会让他再来。”

    回朝?

    宇文成练一时不明所以,正要问话,眼前刮起一阵风似的,等回过神来,地上的墨染已消失不见,窗户更被袖风带上。

    “啪。”

    声音很轻,几不可闻。

    正是此时,门外便传来了下人的声音

    “王爷,太医来了。”

    御书房内。

    “别气。别为那种人气坏了自己个儿的身子。”宇文赫握住萧如月不住发抖的手,以绝对的保护姿态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要他自己去偿还。天作孽或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嗯。”萧如月轻轻应道。

    萧如月长长舒了口气。

    靠在宇文赫的怀中,她从未有过一刻,像此时这般安心。

    自作孽,不可活。

    宇文成练绝对活不长了。

    还有姚梓妍。

    他们的报应,要来了。

    他们所看重的,权势钱财,身份地位,年轻貌美。

    即将一一失去。

    用多卑鄙无耻手段以多快的速度爬到如今的高位,就会以多快的速度从云端摔入地底成为人人可踩的泥。

    “老天是有眼的,他高高在上,或许有时会打盹,但绝不会被蒙蔽。”宇文赫说道。

    萧如月点点头。

    好,就让宇文成练出来。后面的事,有他受的了。

    阳光从窗口与门缝里溜了进来,洒了一地明亮。

    清风吹拂,萧如月望着窗口的明亮,朱唇徐徐扬起。

    她仿佛已经看见了宇文成练和姚梓妍的末日。

    那日也该是这般的阳光正好,午时三刻,见证他们人头落地,才是最好。

    魏王府东厢。

    小厮解了锁,两名太医跟着小厮进了门来。

    一进门,便见宇文成练坐在床沿,手中拿着本书在看。

    他似乎是循声看来,见小厮与太医三人,目光一愣,而后露出微笑,“太医又来了。”

    “是,王爷。”两名太医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给他行了礼。

    一进门,便见宇文成练坐在床沿,手中拿着本书在看。

    他似乎是循声看来,见小厮与太医三人,目光一愣,而后露出微笑,“太医又来了。”

    太医闻声,面面相觑。

    却见宇文成练面色如常……

    “是,王爷。”两名太医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给他行了礼。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