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99章 沉溺无法自拔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6:55:40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萧如月喝的津津有味。

    在场的两个人完全看不出来她这是第三碗了……

    她把汤喝见底,把碗递给宇文赫,满足地舔舔唇,“绿衣的手艺真好。你们也可以尝尝。”

    宇文赫的薄唇飞起一个高扬的弧度,鬼使神差地吻上了她的唇。

    萧如月愣了愣,等他分开,她嘟囔着:“你不觉得油腻么?”

    宇文赫舔舔唇说道:“清新香甜,味道正好。”

    “原来君上的口味这么重。”萧如月的大眼睛眨呀眨,满目无辜。

    宇文赫莫名有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便皇后娘娘就变脸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可从头到尾都未说过我不计较你们欺瞒我的事情。”

    吃饱就有力气算账了。

    “那皇后以为该如何?”这回轮到某君上一脸的人畜无害了。

    萧如月微微一笑,转向梁丘雅音,“雅音姐姐,你先去忙吧。”

    梁丘雅音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被特赦了的节奏?

    看样子,狗皇帝这回踢到铁板了。

    有的受了。

    她淡定地走了,带上门时听见萧如月的声音说,“把绿衣和青青给我领回来,从今晚开始,本宫要让她们两个陪我睡觉。”

    有人要完蛋了。

    “敏儿,你真的要这么做么?”俊美无俦风流倜傥的某君上,瞬间变身温顺的小喵,双眸水汪汪地望着皇后娘娘。

    别提多可怜了。

    萧如月扫了他一眼,哼哼道:“君上装可怜挺在行,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但我不吃你这一套。”

    “那你吃哪一套?”死皮赖脸状。

    萧如月:“……”她果然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的脸皮。

    “敏儿不生气。我瞒了你那么久,你可以恼我,可你别气坏了身子不是?你说说,你想怎么惩罚我,你说什么都行。”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照做么?”

    “是!”君上点头如捣粟,乖巧的像个宝宝。

    皇帝的威严何在?皇帝的尊严何存?

    君上:皇帝的威严和尊严是娘子面前算什么,这是闺房之乐。

    皇后娘娘:我还能说什么呢?

    某君上运筹帷幄指点江山,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他掌握。

    然而,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像他这般上得了朝堂下得了厨房杀的了贼寇入的了洞房的皇帝,赖皮起来谁都敌不过的话,但他终究是有克星的。

    这世上生了个宇文赫,就有个萧如月。

    事实证明,某君上在面对皇后娘娘时,一点办法都没有。当耍赖没用的时候,就只能乖乖地听话。

    “从今天开始……不,从这一刻开始,你只能睡软榻,不准上本宫的床。”萧如月似笑非笑地指着他坐着的位置。

    君上便巴巴地站起来,口中还讨饶着:“坐也不成么?”

    “不成。”果断摇头。

    “那还有呢?”君上这一脸委屈的。

    “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摸我不准吻我,更不准抱我。”

    君上都要哭了,“就不能打个商量么?”

    萧如月冲他笑的灿烂,“不能。”

    “不给摸不给亲不给抱,床都不让睡,没天理了。”

    “哦,不满意啊。再嗦门都不让你进!”皇后娘娘俨然化身母老虎。

    君上摸着胸口,悲痛欲绝,“大夏第十三代国君宇文赫卒,享年二十八岁。死因:伤心过度,郁郁而终。”

    “呸呸呸,童言无忌!你能不能靠谱儿一点!哪儿有人咒自己死的!”萧如月一颗爆栗子敲在他手上,但还没落下,盈盈玉手便落入宇文赫的掌中。

    大手包裹着她的玉手,仿佛有一股暖流从指间流进了血液里。

    凤目水眸相对而视,浓情蜜意,稠得化不开。

    气氛刹那间就完全不同了。

    “娘子,你是在心疼为夫是不是?”宇文赫望着她,徐徐道。

    “胡闹。”萧如月娇嗔道,想抽开手,却被他紧紧握住,“你干什么呢?”

    “我就想牵着你的手,敏儿。”宇文赫柔柔笑道,眼中满是宠溺和爱意,“不管你是萧姐姐还是敏儿,我都想牵着你的手,也只会牵着你一个人的手到老。”

    “鸾凤呈祥,锦瑟和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他眼中的爱那么深浓炙热,握着她的手也加重了力道,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仿佛字字敲进她心灵最深处。

    战栗从脊背爬起来,每一个字都足够让她浑身一颤。

    他的目光太灼热。凤目魅惑,叫人看一眼便情不自禁沉溺进去,无法自拔。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

    萧如月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任他把自己揽入怀抱,不由自主地抱紧了他。

    “敏儿,我怎么舍得咒我自己呢?我还要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孩子,努力好好守住这份家业。”

    这一刻,萧如月的心就像彻底被填满了。

    有一个她深爱同时深爱着她的男人,有一个孩子,有一个家,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得夫如此,妻复何求?

    ……

    一门之隔。

    外面多的是趴门听墙角的。

    你推我,我推你。

    后面那个少女脸少女心但是老成的雅音姐姐终于看不下去,咬牙切齿地把面前碍事两个丫头拎开,自己凑上去听。

    听没几句,就一脸感慨地走了,“自古蓝颜是祸水啊。祸害,真是祸害。”

    绿衣和彩茵她们再趴上去便什么都听不见了。

    于是面面相觑,奇怪,君上和娘娘他们最后到底说什么了?

    等萧如月从脑子发热状态恢复过来之后,就气得想把某人从床上丢下去。

    怎么就沉溺美色不可自拔,这么轻易就原谅了他呢?!

    当然,最后她也没真的把他丢下去。

    原因一是因为她力气不够,原因二是,她是个正在静养安胎的孕妇,不宜动怒。

    她闭上眼深呼吸,坚决不去看那双蛊惑人心的凤目,一个大男人没事长得好看做什么,简直是祸害。

    方维庸在门口请示宇文赫是:“君上,御书房那边几位大人都在等着,您看何时过去?”

    方才宇文赫分明是匆匆忙忙赶回来的,他回来陪她坐了有小半个时辰了。

    难不成,他是议事议一半,撂下其他人就跑回来了?

    萧如月疑惑地看着他,宇文赫淡淡笑着站起身,替她掖好被角,“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药马上好了,要乖乖吃药,不许闹了。”

    话里满满是宠溺。

    萧如月却忍不住无语:她何时闹过了?

    宇文赫走后不久,银临便用托盘端着药罐子和玉碗过来,在房里把药盛出来放凉。

    白玉碗通体晶莹剔透,白玉无瑕,药汁在碗里呈现淡褐色,色泽很好看。

    这样看着,好像连药都变得美味起来。

    但其飘散出来的苦涩味道,却是无法忽视的。

    萧如月皱着眉头喝下药,银临连忙递来一小碟蜜饯,她捻起一枚含进口中,苦味顿时抵消了一半。

    “娘娘,梁丘姑娘吩咐了,这药一日要服三次,您先躺下休息。奴婢晚些再送些吃的过来。”

    银临把东西收拾好便准备退下。

    “别忙。”萧如月忙叫住她:“你去把绿衣和青青给叫过来。尤其是青青,告诉她,再缩着脑袋躲着不敢见本宫也没用。”

    银临神色有些古怪,但没有多说什么,应了句:“是。”便退下了。

    她很快去而复返,把绿衣和青青都领了进来。

    这两个丫头都耷拉着脑袋,一副“我犯错我不敢抬头”的架势。

    萧如月好气又好笑。

    “行了,别一个个都活像欠了我百八十两银子没脸见我似的,耷拉着脑袋很好看么?”

    “娘娘……”绿衣闻言抬起一张苦瓜脸,“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说漏嘴,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青青反应更激烈,当场就给萧如月跪下了,“奴婢该死,奴婢有罪,请皇后娘娘责罚。”

    她一跪,绿衣也跟着跪下去了。

    萧如月无力地看了银临一眼,她终于明白银临姑娘的表情为何那般怪异了。

    说起来,这件事错不在吓着她的青青,更不是绿衣。

    她们两个小丫头不知其中缘由,瞎往自己身上揽什么责任。

    “行了,都起来吧。还想待在本宫身边就站起来领罚。”萧如月淡淡道。

    绿衣和青青都是一愣,然后受宠若惊地站起身来。

    萧如月率先点了绿衣的名:“本宫胃口不好,不想吃御厨做的菜,以后每日三餐外加点心,都要你来负责。”

    “是,是是是。娘娘想吃什么都可以!”绿衣点头如捣蒜,连连说了好几个是。

    “还有你,青青。你是君上专门为本宫安排的护卫,以后不能再动不动躲起来找不见人了,没有本宫的命令,一步不许离开本宫身边,否则宫规伺候。”

    “是,娘娘!”青青应得掷地有声。

    萧如月突然没头没尾问了她一句:“你的师父是十三么?”

    青青惊讶地瞪眼,“娘娘怎么知道的?”

    萧如月神色已经有些疲倦,便不再说话,闭目养神了。

    银临欠身告退,萧如月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十三的高徒么?

    她自是信得过宇文赫,但宇文赫把他那个爱慕者的徒弟调来给她当护卫,究竟是作何考量?

    难道只是单纯地因为青青这个丫头功夫了得并且忠心护主么?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