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82章 司徒无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6:49:13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萧如月没出声,这样的话从涟漪口中说出,心头不由得再度梗阻。

    老夫人眼眶泛红,抓着拐杖的手关节泛白,“涟漪。”

    涟漪意识到自己不该当着老夫人的面说这些话,连忙噤声。

    曾经的萧家一家团聚,其乐融融,后来一个接一个的出事,如今萧家只余下奶奶和景煜。白夫人一再送走黑发人,换了谁,谁能受得了?

    若不是奶奶坚强,还有景煜要照顾,她怕是早就……

    萧如月忍不住对老夫人说道:“老夫人,你别难过,虽然你失去了其他的家人,但还有萧大人,以后还会有涟漪一起孝敬你,说不定他们成亲之后很快就能给你添个重孙子,你该高兴才是。”

    被萧如月这么一说,萧老夫人确实得到安慰,看涟漪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期盼。

    涟漪羞红满面。

    萧如月原本想说,失去的亲人说不定还能再见。但这话太惊悚了,说出来怕吓着奶奶,也怕惊着别人,萧如月只好咽了回去。

    萧如月陪着老夫人说了会儿话,聊起涟漪到萧府之后的事,涟漪害羞得借口去再泡壶茶过来,都不好意思听了。

    大家会心一笑,心照不宣。

    女孩子嘛,脸皮儿薄。

    老夫人说着说着便说起当日萧景煜被人陷害入狱的事。

    萧如月一度感到奇怪,在那个时候,景煜身陷囹圄,奶奶竟然没有进宫向她求情。

    但此时从萧老夫人口中听到的是,当时是皇后派人传信要萧老夫人稍安勿躁。

    萧如月就懵了,那样的情况下,她根本不可能叫什么人传信到萧府,左思右想之下,唯一可能冒她名号的,好像只要宇文赫。

    宇文赫想重用景煜,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又不能什么都表现在明面上。才会用她的名义来做这件事。

    真是只老狐狸。

    萧如月在萧府待了有一个时辰才离开,走时萧如月还依依不舍。

    她其实不愿意走,但她不敢表现出太多对萧府的关心的眷恋,生怕有人对她的身份起疑。

    萧如月在后院与老夫人作别,并且不让老夫人送她,之后她没有直接出府,而是书房去找萧景煜。

    她这次出宫,当然还有宇文赫交待的事情要一起办。

    萧如月在萧景煜耳边低声说来两句,萧景煜郑重地点点头。

    之后萧如月便若无其事道,“萧大人,三日后新科开考,就盼你全力以赴了。”

    “是,微臣定不辱使命。”

    萧如月来萧府时没惊动旁人,走时自然也不肯让萧景煜出来送。

    一辆马车来,一辆马车走。

    离开萧府之后,马车奔向玄武大街。

    眼下开科在即,大夏国内举子纷纷前来赴考,应试的举子都住在玄武大街上的客栈里,这条街不知道有多热闹。

    街上的人简直多的不能再多,为了避免马车过来拥堵,沈良早早把马车停在了街口,萧如月一行人是步行过来的。

    这条街上随便撞到一个路人,都是外地来赶考的举子,路边摊贩摆的小摊子,这会儿也不卖胭脂水粉首饰布匹,摊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书。

    小贩叫卖的热情也很高涨,什么试题大曝光,什么会考的秘密,叫卖声此起彼伏,光顾的人还真是不少。

    走过路过顺便买本没事看看新鲜。

    绿衣就很感兴趣,听见卖试题的,眼睛都发绿,扯着萧如月的袖子,“娘……公子你们他们,居然在卖试题。”

    就知道带着丫头出门不保险,张嘴就露馅。

    萧如月手中的折扇在绿衣头上打了一下,没好气道:“宫里那位这会儿都不知道会试考题是什么,这些人卖的能是真的么?”

    绿衣可怜兮兮地揉头,“我哪儿知道嘛。”

    “公子此言差矣,”绿衣话音才落,便听见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说话间,一个留着小山羊胡子一身布衣的中年男子从旁边蹿了出来,挡住了萧如月一行人的去路。

    “我看公子几位的穿着打扮,也是来赴考的举子吧。你可不要不信,我们家东家能知未来通过去,你花个五两银子就能知道考题,轻松备考,迎战殿试无负担,何乐而不为?”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卖大力丸的。”银临撇撇嘴,说话很不客气。

    萧如月很想给她竖一个大大的拇指。

    “这个小哥话是怎么说的,鄙人可是正经生意人,这考题绝对货真价实,五两银子买了不吃亏买了不上当。”那人说的头头是道的,还把一本小册子拿在手上掂量,时不时拿眼角余光观察萧如月的反应。

    萧如月摇摇头,不予理会抬腿便走。

    那人想拦,被沈良一个眼神瞪过去,悻悻走开了。

    “沈将军不必这么凶。”萧如月忍住笑道。

    沈良面无表情,平静地说道:“这人在主子面前胡言乱语信口开河,说的话全无半字是真,瞪他一眼是轻的。”

    萧如月一时好笑,“咱们出来走走看看罢了,你太认真了,放轻松。”

    “不敢,卑职的任务是保护主子的安慰。”在宫里还好一些,出了宫沈良就变成了块铁了,尤其是在这大街上,说话都一板一眼的。

    银临和绿衣看着沈良这模样也忍不住笑了。

    沈将军常年不在市井走动,还真容易上纲上线。

    萧如月也是好奇,这里看看,那里逛逛,听听这边几个举子在讨论国事,看看那边几个书生在激烈讨论,争得面红耳赤。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走到一家客栈门前,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人影从茶馆里匆匆忙忙跑出来,也不看路,一头往萧如月这里撞来。

    银临和沈良齐齐上前,银临护住萧如月,沈良一手就把那个人给撞开了去。

    “哎哟。”那人连连退了几步也站不稳,摔在地上哀叫一句,怀中抱的书画散落一地。

    沈良戒备地横刀,“什么人?”

    “沈将……沈大哥你太紧张了。”萧如月拍了沈良一下。

    那个人抬起头来,二十出头的样貌年轻英俊,身上有股读书人的书卷气,但眉目间还有一股英气,剑眉斜飞入鬓,倒是生得十分好看。

    是看过一眼便不会忘记的类型。

    他看了看萧如月,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想必是小生撞倒了这位公子,真是失礼失礼。”

    “无碍的,倒是叫公子跌了一跤。”萧如月淡淡一笑,折扇刷的展开,儒雅温润。

    有两个姑娘路过,顿时看得目不转睛。

    那书生朝萧如月作了个揖,连忙弯腰捡东西,沈良便近前帮了他一把,绿衣蹲下来帮他捡书画,三个人你一下我一下的倒是捡齐了。

    书生怀抱书画,把萧如月一行四人都谢了一遍,才自我介绍,“小生杜子衡,淮阳人士,是来赴考的举子。看这位公子如此倜傥风流,想必也是来赴考的。”

    “惭愧,小弟司徒无,柳州人士。”萧如月还了一礼,顺口起了个假名。

    司徒无,无此人。

    彼此交换过姓名,那杜子衡也寒暄客套了一番,但没说几句,便道,“司徒公子与小生十分投缘,不过小生今日还要些事去寻个朋友,司徒公子若是不嫌弃,改日可到这鲤跃居来寻小生,咱们品茗论诗畅谈国事。”

    “好的,杜兄慢走。”

    一面之缘的人,萧如月倒也没想过太多,不过,等那人走了之后,她看见地上还落了一本书册,便捡起来看。

    一看才知道,那并不是书,而是诗词文章集录。且不是印刷出来的,是人手抄录,字迹十分好看,有男子的刚毅之气笔画之间颇为细腻,是一手好字。

    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淮阳杜子衡,赠卿卿。

    萧如月看到这里就明白了杜子衡匆忙走了的用意,不过,回头想去追,那杜子衡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

    “公子,这是刚才那人落下的?他就这这旁边的客栈,要不要交给掌柜的让掌柜的代为交还?”银临看了客栈的招牌一眼,显然是不希望萧如月惹上麻烦

    萧如月笑了笑,“总觉得是缘分,让掌柜的带转交似乎缺点什么。我先收着吧。”

    银临愣了愣。

    绿衣不解地看着她:“让掌柜的代为转交缺点什么?”

    萧如月的折扇再次落在她头上,“缺心眼。”

    缺……心眼?绿衣皱眉。

    在看见银临和沈良别有深意的眼神之后,她才恍然大悟:娘娘是在说我缺心眼!

    “公子,我哪里缺心眼了?”小短腿慢了两步,连忙追上去。

    “你缺的是心眼你说你缺在哪里了?”萧如月笑了笑,四两拨千斤。

    绿衣满心悲伤。

    萧如月一行人在街上逛了许久,也去茶楼喝了茶,吃了点心。

    茶楼里的读书人甚为大胆,公然议论朝政。

    有人说,魏王爷在朝中光结党羽一手遮天,却又摆出一副无心朝政的德行,分明是居心不良;

    有人说,君上根基不稳,比不上魏王的势力,还有在边关的大将军手握兵权,真是双头夹击,皇位不好坐。

    有人说,君上英明睿智,即便眼下局势不好,不久的将来也定能拨开云雾见青天。

    那些人说到魏王和大将军强势、君上弱势时,银临脸上那个生气但说到君上要拨开云雾见青天,银临就哼了一句:“算这些人有几分见地。”

    萧如月哭笑不得。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