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29章 一切有我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6:03:05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萧如月怎么也无法入睡。

    她蹑手蹑脚地试图脱身,却被横在自己腰上的宇文赫的手困住,她刚要挪开他,他的眼睛便睁开了!

    萧如月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想躺回去装睡也来不及了。

    宇文赫翻个身把她压在身下,“睡不着么?”

    “君,君上……您这是要做什么?”

    “是不是朕不逼你,你就不会主动向朕诉说你遇到的危险?你是不是不能像个寻常女子,跟自己的夫君撒撒娇?”

    萧如月没否认。

    的确是如此。

    她不认为自己需要保护,更不愿意让自己过多暴露在宇文赫的面前。经过一世的惨痛人生,她更不可能会对什么人敞开心扉。

    哪怕是夫君,也不行。

    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这一切本来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这些话从宇文赫口中说出来时,她莫名觉得,她亏欠了他,心里竟然生出了愧疚。

    “你像个妻子一般向自己的丈夫撒娇诉苦,让夫君替你承担一切,很难,嗯?”宇文赫又往她跟前贴近一寸。

    萧如月心跳如擂鼓,宇文赫的靠近叫她打从心底里觉得紧张。

    “君上,您想知道什么,臣妾据实相告便是了。您压着臣妾了,臣妾,快喘不过来气了。”

    黑暗中,萧如月隐约看见宇文赫的眉头上扬,忽然间天旋地转。

    她在上,他在下。

    “敏儿今天若是不说,咱们就都不用休息了。明天早朝朕若是没精神,或者索性去不了,朝野上下便会骂你是妖姬祸国。”

    这,算是威胁么?

    萧如月摸不清宇文赫的想法,更猜不透他的心思。

    “君上,您能不能先放开臣妾,咱们起来,慢慢说。”思量斟酌再三,萧如月谨慎道。

    宇文赫下一刻便松开了手。

    萧如月迫不及待滚向一侧,手脚并用地爬起来。

    亏得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并没有人看见她的举动,尴尬倒是不怕。

    萧如月迅速披上外衣,借着月光拿到火折子,点亮了灯火。

    回头一看,宇文赫已端端正正坐在床沿了。

    “君上想听什么?”萧如月在桌旁坐下,刻意与他保持距离。

    宇文赫微微一笑道:“魏王府的一切,你也亲眼见到了。说说你今天去魏王府的经历,以及收获。”

    萧如月犹豫了片刻,便把今天去魏王府是所见所闻都对宇文赫说了,当然,她自动略去了宇文成练对她色心大起、姚梓妍心生妒忌,以及她去魏王府有故地重游的一层意思。

    她之所以会在犹豫之后坦白,是因为,正如宇文赫自己说的那般:即便她不说,也有人会说。

    有些事,从旁人口中说出来,不如由她亲自来说。

    由她说出来,尺寸都更好把握一些。

    宇文赫听完她的话,脸色一直阴晴不定,却并没有出声。

    许久,忽然过来把她揽在怀中,“明明险些就出大事,你怎么能若无其事地跟朕闹脾气?”

    他抱得极紧。

    “君上,您抱得太紧了……”萧如月被他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宇文赫放开她,炙热的目光望进她心中,“敏儿,一切有我,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热切,或许是他眼中饱含深情,又或许,是她孤独了太久,骤然听见有个人要替她遮风挡雨,她的心就颤抖了。

    仿佛隔世相逢的故人。

    这一刻,萧如月彻底沦陷。

    宇文赫俯身吻住她,吻,缠绵悱恻,深情热烈。

    情之所至,深情相拥,他们双双陷入床帐之间,水**融。

    幔帐落下,遮住春色无边。

    清晨暖暖的阳光从窗棂缝隙间照进来。

    萧如月动了动身子,才发觉被困在宇文赫身边。

    他双手抱住她,她竟然动弹不得。她试图挣扎,谁想她这么一动,宇文赫就醒了。

    “早。”宇文赫睡眼惺忪地对她笑。

    萧如月竟然发觉自己移不开眼。他的笑容温暖和煦,而且,透出莫名的熟悉。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

    “敏儿是在欣赏朕的长相么?”

    萧如月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轻轻推他一下,“君上该早朝了。您若是去迟了,臣妾便要背负祸水的骂名。臣妾可不愿意。”

    宇文赫笑得诡异,突然朝她扑来,萧如月下意识想转开。

    “我跟你闹着玩的。”头顶上传来他的笑声,“延误了早朝岂不是又多给了旁人一个罢免朕的理由?”

    萧如月暗暗咬牙:居然被耍了。

    宇文赫传了银临和方维庸入内,更衣洗漱,分毫不耽误。

    萧如月躺着装死,宇文赫走时,她耳边响着的全是他爽朗的笑声。

    这个皇帝,到底是什么来历什么心思?

    不行,她非要弄清楚不可。

    宇文赫前脚去上朝,萧如月后脚便把银临宣进来。

    银临是宫中的老人儿了,她十二岁便进了宫,从宇文赫还是皇子时便在他身边伺候,也有十年了。

    想来,大夏的所有变化,都是从她被囚禁的那一年开始的。

    这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阴谋?

    “娘娘,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奴婢的?”银临打量萧如月许久,斟酌再三才斗胆问出这话。

    萧如月闻言不禁对她又刮目相看,“银临姑娘是宫中的老人儿,想必有很多事情都很清楚。本宫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要向你请教请教。”

    “娘娘过奖了。银临是进宫早,在宫中待的时间较长,多长了些见识罢了,并没有知道很多事情。娘娘想知道之事,银临即便不知,也会去全力打听。”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一推四六五,把自己推了个干干净净。

    不愧是宫中的老人儿。

    “那好,本宫问你,君上与大将军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可为何太皇太后更属意大将军来继承这个皇位,而不待见君上?”

    “这件事儿奴婢当真不知。奴婢只清楚,君上与大将军的生母出生贫寒、为君上之父也就是仙去的齐王所厌弃,君上与大将军一直不得宠爱,十年前,先帝狩猎时,君上有幸随行,才得以出头。”

    这件事,萧如月有刻意查过的。

    宇文赫、宇文骁的母亲王氏原是当时齐王府里的一名婢女,只因为相貌出众才被齐王选为妾室,生下宇文赫兄弟之后,那位王氏便一直病怏怏的,在那之后,齐王也再没去看过他们母子,好像遗忘了这母子三人。

    直到十年前那年的秋狩,那个时候,她还在魏王府的柴房里悬着,生不如死。

    秋狩上,宇文赫表现非凡,让先帝刮目相看,齐王才格外关注他们母子。但可惜,王氏多年缠绵病榻,很快不久于人世,没能享受到荣华富贵。

    宇文赫兄弟二人自小在卑微中长大,却生得器宇轩昂,乐观上进,很得先帝欢心,后来便一直在先帝跟前学习,逐渐被委以重任。

    向往战场的宇文骁成了大将军,宇文赫则继承了皇位,成了一国之君。

    传闻如此,但其间有多少艰苦,便不得而知了。

    但奇怪的是,传闻中没提及当年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皇太后只言片语,也未曾听闻宇文赫他们祖孙有什么嫌隙,为何太皇太后要针对他?

    “娘娘,您问的问题奴婢虽然答不上来,但却有一件事憋在心中许久,一直想对您明说。还往娘娘恩准。”银临说着跪了下来。

    是什么事能让银临如此反常?

    萧如月心中怀疑,“若是大逆不道的话,就不必说了。”

    “不,事关君上,但并非大逆不道。这件事银临从您进宫第二天便要对您说了。”

    萧如月闻言蹙眉。

    “娘娘,您可知,后宫这几个娘娘,太皇太后为何格外针对您,而格外宽待叶贵妃?”

    萧如月摇了摇头,没说话。

    心中暗暗道:太皇太后不喜宇文赫当皇帝,更不喜她这个帮助宇文赫巩固帝位,促进两国联盟的东陵的公主。这不是众所周知么?

    银临好似看穿了她的想法,摇摇头,说道:“娘娘,不是那样的。太皇太后针对您,不单单是因为您是东陵的公主。”

    她这么一说,萧如月便好奇地看着她。

    银临示意她附耳近前,萧如月随即凑上去。

    “这后宫的嫔妃,除了您之外,君上从未临幸过其他人。包括叶贵妃。”

    萧如月的脸色变了变,“银临,这话可不能随便说……”

    “这件事千真万确。银临骗您做什么?”银临急了。

    “后宫十个手指头能数的过来的这几位才人,美人,婕妤,皆是太皇太后安排的。君上从未碰过。她们至今都还是……完璧之身。”

    萧如月受到了惊吓,她的惊讶不能想象到。

    银临又说道;“过去宫中本不止这些个妃嫔。但因为君上从不召任何妃嫔侍寝,太皇太后便将所有娘娘都逼着剃度出家去了。这几位都是她老人家亲自在王侯公卿的大家闺秀之中挑选出来的。但,君上也从未碰过。以往的帕子上,从未落过红……”

    “那时,君上主动向东陵的皇帝求亲,太皇太后是反对的,只因为后宫不得干政,才能遂了君上的心愿。而那位鞑靼公主叶贵妃,则是出于太皇太后的安排。”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