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

第26章 故地重游

江山为聘 | 作者:凉歌 | 更新时间:2019-07-23 06:03:02
推荐阅读:盛世狂后绝世第一武神风云之浪剑天下隐婚总裁的呆萌妻萧郎顾网游之诡影盗贼穿越之千古女帝吃心不改谢谢你离开我我在恶鬼街
    在邀凤宫封闭的第一天里,叶海棠认为:邀凤宫之所以被封禁,是因为皇后的毒发作,太医查无病征,君上怕这病会传染才封锁的邀凤宫。

    她无数次幻想着君上会出现在琉璃阁,她费尽心思装扮自己,妆容精致,衣着大胆,不但衬得她肤白肌美,更突出了她的玲珑体态。

    但是,她等了一天,毫无结果!

    到了第二天,叶海棠才发觉事情根本不是她所想的那么一回事。

    但凡是邀凤宫里要的东西,无论是吃的用的,宫人们都格外谨慎小心,她尝试过求见皇后,无果,是被门口的娘子军给挡了回来。

    她又去了光明殿,谁成想,依旧吃了一顿闭门羹。

    方维庸那狗奴才说话毫不客气:“贵妃娘娘请回吧,君上这会儿谁来也不见。”简直胆大包天。

    她心里便打鼓了,那个皇后身边定有高人,否则,她绝不会知道她是中了毒,而且这毒要避免与男子的一切接触。就连守卫也都一律撤换。邀凤宫方圆一里地,漫说是男子,公猫也无半只。

    待到邀凤宫解禁,她便迫不及待去找了太皇太后。她就是想瞧瞧,司徒敏背后究竟有怎么样的高手。

    却是,没看见。

    还平白被羞辱了一顿!

    想起邀凤宫里皇后看她的眼神对她说话的口气,叶海棠就气不打一处来。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哪里好了!她若是长了张狐狸精的脸也就罢了,这等姿色比本宫也强不了多少,竟能将君上迷得团团转,让君上独宠她一人!真真让人好生不甘!”

    叶海棠咬牙切齿,所有的力气都加在手中釉色剔透的茶盏上,“啪”的一声,茶盏在她手中碎成了好几块。

    “好你个司徒敏,本座倒想瞧瞧,你一个在皇室闺阁中长大的公主,要如何与本座斗!”

    萧如月又休养了两日,加之有梁丘雅音的汤药配合,她的气色总算红润许多,精神头也十分不错。

    但不幸的是,耽搁了好些天的后宫杂事,这会儿又全都回到她手上来了。

    萧如月在心中哀叹,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后宫之事,无非是这个美人和那个美人争了什么东西,两个才人互相怎么怎么的,婕妤又是如何如何作。

    还有就是,这宫的宫女与那宫的宫女起了口角,或是一言不合打起来,轻者掌嘴,重则杖责。

    深宫寂寞,女人一多,待的时间长了,果真要生事。

    萧如月甚是头疼。

    “娘娘,沈将军求见。”绿衣忽而在她耳边提醒道。

    萧如月握笔的手一顿,“有请。”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像是顿时来了精神。

    绿衣暗自好笑,高声宣道:“宣沈将军觐见。”

    话音落,便见穿着将军铠甲的沈良迈过了门槛,大步朝萧如月走来。待来到跟前,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地

    “末将叩见娘娘,娘娘千岁。”

    “沈将军请起,将军请坐。”

    “末将不敢。”

    萧如月不由得好笑,“这里没外人,将军不必拘礼,坐吧。”

    沈良这才不再推辞。

    萧如月让绿衣为其奉上热茶,浅笑嫣然,“沈将军此次不辞劳苦,千里迢迢替本宫寻来懒得雅音姐姐这救命稻草,本宫感激不尽。”

    “娘娘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末将分内之事。算不上辛苦。这次若不是有娘娘未卜先知,事先就让末将前去请来梁丘姑娘,恐怕事情便不能收拾了。”

    “那沈将军可有什么疑惑是需要本宫解答的?”

    沈良愣了一下,“娘娘,您?”

    “沈将军不是有很多话想问么?”萧如月单刀直入,不再打哑谜。

    “沈将军前几天在养伤,本宫也不想扰了将军的心情。如今将军大好,有什么话想说的,尽可说出来。本宫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良替她去跑了一趟脚,见到传闻中才存在的梁丘族人,心里怎么能没有一大堆的疑问?

    “末将并……”无。

    “将军当真无话可说?”

    沈良的一个“无”字,在萧如月的注视下,硬生生卡在了喉咙之中,出也出不来。

    他是武将出身,见惯穷凶极恶之徒,能令他心生畏惧者寥寥无几。

    公主却……一个正值年华的小姑娘,怎么能有这样的眼神?

    沈良心中犯怵,却是无法再在萧如月面前打太极。

    他索性挑明了说:“回娘娘的话,末将确实心有疑虑。梁丘一族,神秘莫测,娘娘自小在王府长大,是何时能认得这久居深山的世外高人?”

    “你心生疑虑,于是便连夜修书,以飞鸽送回都城呈与我皇兄,让皇兄也一同参详么?”萧如月抬眸瞥了他一眼,一句话戳中他藏匿的心事,便若无其事地呷了口春茶。

    茶香飘散,一室有余香。

    沈良的目光一颤,手中茶盏险些没扶稳。

    背着人做的事情被当面拆穿,饶是沈良这等铁汉,脸上一时也挂不住。

    萧如月闲闲撇着茶沫,似乎没看见他的震惊,悠悠说道:“沈将军有君命在身,这一点本宫是明白的,也能理解。当初皇兄送我来西夏,任命你为护卫钦差,也正是看中你的忠心不二,忠心于国,无可厚非。本宫会请将军去送我的亲笔手书,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沈良有负公主所托。”

    萧如月摇摇头,没事人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品着茗,等到将他的胃口吊了十足,才抬眸,目光柔和地看着他,徐徐问道:“有句话不知道沈将军是否听过?”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萧如月的笑容转浓,目光深邃了起来。

    沈良“腾”地一下便站了起来,“公主,请恕末将……”

    他才刚开口,萧如月便气定神闲地打断他,“不忙,本宫的话还没说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自古有之。将行在外,行事须要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若还抱着那套呆板的陈规旧律不知变通,是要吃大苦头的。”

    “公主,末将……”

    “沈将军,咱们自皇都出关,这一路西行至西夏,本宫将全部的身家皆托于你一人之身;这西夏后宫危机四伏步步杀机,沈将军便是本宫的护身法宝;梁丘一族居于深山,轻易不与外人接触,此等机密本宫全托于你;倘若一路患难与共,和全心信任还换不来将军的坦诚,往后本宫也不敢再劳烦将军任何事了。”

    “今日本宫言尽于此,请将军,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萧如月脸上不复笑容,摆出冷面,让绿衣送客。

    沈良沉默着,离开了邀凤宫。

    但他从未见过萧如月这副样子,心中很是不安。

    沈良走了许久,绿衣都不敢喘大气。

    萧如月回头一看,她脸都憋红了,再憋就该绿了。

    “傻丫头,你这是要憋死自己么?”萧如月忍俊不禁。

    “你也不是第一次瞧见本宫动气,绿衣,才落水之后醒来时,我便同你说过,我再不是你从前那个胆小怯懦的主子。你要是还不能适应,本宫只好调你去别处当差,或者索性送你回大陵,进宫去伺候我皇兄了。”

    “娘娘恕罪!绿衣不回去,绿衣要伺候娘娘您一辈子!”绿衣吓得大大喘了口气,提着裙便跪下来。

    萧如月兀自站起身,看了眼外头的晴朗天色,忽然道:“宫中长日无聊,咱们出去走走吧。”

    绿衣追上来问要去哪里,萧如月指着宫墙外,笑靥如花:“要走,自然是出去。”

    “啊?啊!”

    萧如月说走就走,让银临差人去御书房禀知宇文赫,便准备了銮驾,出了森森宫墙,直奔魏王府。

    萧如月这些天来先是中毒封禁邀凤宫,接着修养了两日,姚梓妍这个女红师父无用武之地,自然没有进宫。

    多日不见,萧如月可对这冤家“想念”得紧,趁着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正好去往魏王府一行。

    萧如月遣了一名内侍先行往魏王府通禀,

    街边瞧热闹的百姓不计其数,纷纷争相一睹**风采。

    奈何銮驾四面纱帘低垂,从外头看不见车驾中**姿容半分,。

    但百姓们依旧乐此不疲,人头攒动。

    皇后娘娘驾临,这是满门盛辉的盛事,魏王府大开中门,迎接凤驾驾临。

    “臣等恭迎皇后娘娘凤驾”

    萧如月扶着绿衣的手下车,周围呼声如潮。

    宇文成练和姚梓妍领着王府上下一众下人在门前迎接。

    萧如月打眼一瞧,魏王府不愧财大势雄,门前光是家丁丫鬟便有两百左右人。这恐怕还不是全部。

    萧如月心中冷笑。

    宇文成练如今的所作所为,早就越了亲王品级的规制,明目张胆。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与姚梓妍客套寒暄了几句,便进了王府。

    故地重游,心境却是爱极与恨极的两个极端!

    当年,她一度认为这王府是自己的归宿,她视宇文成练的一切衣食住行、王府的一切大小事务为己任,尽力照顾着王府里的每一个人、照顾着王府里的一草一木。

    在这里她付出了青春和心血,到头来,她却只换得一个孩儿被杀、她自己被生生囚禁长达五年、最终活活饿死的下场!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江山为聘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jiangshanweipi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风云之浪剑天下穿越之千古女帝谢谢你离开我沫爱赌书消得泼茶香清宫之生死恋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幽冥鬼葬我在恶鬼街青崖白鹿记:十周年纪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