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同人网游小说 > 春秋大梦Ⅱ最新章节

番外:卫琴莲心

春秋大梦Ⅱ | 作者:梦三生著 | 更新时间:2019-09-03 05:21:37
推荐阅读:星际之佛系女配帝业如歌二次元缔造者霸道军少,请签字无穷重阻众神降临嫁入豪门77天后帝胤阎罗夫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
    虽然讨厌莲心的苦,可是很喜欢你放入我口中那莲子的味道。虽然讨厌这个人世,讨厌那样悲惨地活着。

    可是,我喜欢你,喜欢有你的……这个人世……

    黑暗中,卫琴猛地睁开双眼,额间冷汗涔涔。这个梦,好久不曾做了,自从在香宝身边,那梦魇便不曾再出现了。

    起身走出营帐,夜已经深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雾,浓得散不开。

    一路北征,天气越来越寒凉,吴越大概还是秋天,只是这一路涉水行来,却仿佛隔了一个季节。

    透过冰凉的雾气,可以看到天幕上那一轮惨白的弯月。

    三个月,一路行军,经历几场零星的战役,现在吴军已在齐国都城临淄三里之外扎营。不过是杀人而已,对卫琴而言,已然习惯。血,在他眼中,似已与水没有什么区别了。

    抬头望了望远处,齐国的都城在浓雾中几乎看不见,齐国的国主现在大概是难以安寝了吧。吴军一路攻陷了几座城池,现在兵临城下,临淄城内定是人人自危。卫琴撇了撇唇,被雾气裹得有些冰凉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挂在颈上的平安结,那是香宝送他的。

    他的……姐姐……

    指骨握得微微有些发白,卫琴狠狠捏紧了拳头。

    比武场外,她狠狠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她为他落泪,她紧紧地抱着他,她告诉他,无论为了什么,都不值得以命相搏。

    那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他讲。

    十岁之后,他几乎是靠着杀人和偷窃来养活自己……叛国逆贼之子,这样一个耻辱的记号一直都跟着他,让他无法在吴国生存。最讽刺的是,到后来一切澄清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他的爹爹非但未叛国,还是吴国的大功臣……

    只是那时的他,已漂流到越国,要离究竟是怎样的人,于他来讲……已经没有关系了。

    他只知道他为了成全自己的苦肉计,不惜杀妻杀子;他可以为了他的英雄之名,弃他们母子于不顾,甚至是牺牲他们。他便也只能当那个爹爹真的叛了国,真的死了……虽然最后他真的还是自刎于金殿之上,说什么“我杀庆忌,是为了吴国的安宁,并非贪图富贵”……

    呵呵,果然全了他的英雄之名。

    而他呢?作为英雄要离的儿子,他混迹于市集之中,被比他更凶狠的流浪儿欺负,甚至于……在比武场上,靠着别人的鲜血活了下来。

    直到……遇见她。

    明日一战之后,他便可返吴了呢,如此一想,身上那沉重的铁甲似乎也没有那么寒冷了。正想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笛声,那笛声中隐隐带着些悲切思念,悠扬着久久不散。

    听着那笛声,卫琴心里微微一颤,忽然记起那一日,那漫天的白雪……文种道出了隐藏于他心中那卑劣的真相……香宝,是他的姐姐。然后,那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将手中冰寒的剑直直地刺入他的胸口,他倒在血雪之中……

    然后,他便看到香宝的眼泪……晶莹剔透,比这世上最名贵的珠宝都要漂亮……

    他从来没有告诉她,那一回市集上那么样多的人,他却独独偷了她的钱袋,是因为他早知道留君醉的头牌莫离姑娘,还有她……都是他的姐姐。莫离是知道的,所以莫离一直不允许他接近她。只是他没有料到莫离死之前,竟会将真相告诉文种。

    哀凄的笛声如泣如诉,卫琴猛地摇头挥去往昔的记忆,随即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他是第一次带兵,但亦明白在军中吹奏如此哀凄的曲子,无疑会影响军心!一路循着那悠扬欲断人肠的笛声,卫琴在距离营帐约百米开外的一处土坡旁见到了那吹笛之人。是个少年,很是面生,竟是没有见过的,想来应该是下等兵之类。

    “司马大人!”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那吹笛的少年慌忙站起身,单膝下跪行礼。

    “这是什么曲子?”卫琴抬手让他起身,淡淡问道。

    “离歌。”那少年有些拘谨地站在卫琴身旁,低头道。

    “离歌……”卫琴微微有些出神,“是有思念的人吗?”

    “嗯。”那少年有些含糊地轻应,有些羞涩的样子。

    “是怎样的人?”看着他羞涩的模样,卫琴不自觉地又问道。

    “是老家村里的一个姑娘,丑丑的,还挺笨,呵呵……”那少年说着,没了拘谨,自己倒先笑了起来,只是那笑里带着甜,“我出征的时候,她挑灯一路送出村口,哭得丑极了,非要我答应她回去就娶她……呵……”

    卫琴心里微微一恸:“你答应了。”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嗯,看她哭得那么丑,真是没有办法……”少年的笑容微微淡了些,“只是……能不能回去,也不是我说了就算的。真是有些担心那个傻姑娘,如果我回不去了……她怎么办……”

    “以后不要在军中吹笛了,影响军心。”没有再与他继续那个话题,卫琴道。

    “是,司马大人。”少年忙低头应道,“是属下疏忽了。”

    “回营去休息吧,明日有场硬仗,想要活着回去,就要做好赢的准备。”卫琴开口,颇有些威严。

    “是。”那少年眼睛微微一亮,有些开心地大声应道,随后便转身依命先行离开。

    望着他有些轻快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雾气之中,卫琴抿了抿唇,竟隐隐有些嫉妒。那少年期盼着打胜战,期盼着凯旋,期盼着早日回去见到许下婚约的女孩,只是他呢?他是为了什么才来这战场的?

    她……会期盼着他回去吗?

    “报!”前方突然有人大声疾呼。

    “近前来讲。”张了张口,卫琴道,似是仍有些不习惯如此命令的口吻。

    “是。”那人走近了些,低头着,隔着朦胧的雾气,看不清他的脸。

    “何事?”卫琴问道。

    “齐国趁夜来袭,烧毁我军粮草,前方士兵因连日行军征战皆疲累不堪,难以应战……”那人急急地道。

    闻言,卫琴微微皱眉,趁夜来袭?

    正在怔忡间,那跪在地上的人影突然一跃而起,挥着手中的长剑,狠狠地扑向了卫琴。

    杀手!

    卫琴后退一步,迅速拔剑出鞘,电光火石之间,温热的血扑溅了卫琴一脸。狠狠抽回刺入那人腹中的剑,那道人影便直直地倒了下去。卫琴甚至还未来得及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便已感觉自己被数十名隐藏于雾气中的杀手围住了。

    挥剑避开来人的攻击,卫琴冷冷扬唇。那一日,夫椒山下,他也是这样偷袭范蠡,致使其伤重坠崖的吧……

    香宝含笑的模样在他眼前轻轻晃过,卫琴提剑便刺向那些杀手。

    “战场上,自己小心。”

    “这是平安结,以前家乡的老人家说,亲人的头发可以保平安,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他要平安回去。

    卫琴一剑砍下,血溅三尺。一颗头颅在雾气中翻转,然后滚落在他的脚边,狠狠一脚踩上,卫琴舔了舔唇边的腥浓的血迹,咧嘴,看向围着他的那些杀手。

    对,他要平安回去。

    雾气不知何时已经散去,耳边喊杀声不绝于耳,齐兵已经发动进攻了吧。

    东方微微露出一点鱼肚白,惨白的月牙却还在天幕上流连不去。

    晨色中,卫琴一身厚重的铠甲,火一般艳红的斗篷在冰寒的风中烈烈扬起,铠甲上满是星星点点的血迹,秀气而漂亮的脸庞染上一片刺目的腥红……

    那般强烈的杀伐之气令那些刺客也禁不住胆怯,下意识地微微后退一步。

    “我等皆是亡命之徒,有什么比死还可怕的?上呐!”有一人突然大喊,随即众人皆又被鼓动,纷纷扬剑杀上前来。

    亡命之徒吗?卫琴禁不住轻笑,被血染得艳红的唇微微咧开,弯起,说不出的诡异,火红的斗蓬烈烈扬起,宛如地狱红莲之火,要燃尽一切可燃之物。

    带着令人胆寒的笑,卫琴站在原地,剑所挥之处,一片血肉纷飞。

    谁是亡命之徒?他才是亡命之徒,他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仿佛回到了那个比武场,那个杀人的地方,四周全是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惨白的断肢,狰狞的头颅……

    有什么比死还可怕的吗?孤寂!无止尽的孤寂!绝望的孤寂!

    空旷的斗兽场,四周都是人,笑声、喧嚣声、叫喊声、鼓声……到处都是人,只是,他们在观赏,观赏小小的他在血污中挣扎,他们在哄笑,在鼓掌……

    杀!杀!杀!

    用鲜血浸染的生命……这些丑陋的嘴脸……

    “司马大人,齐军攻来了!”身后,副将一声大吼,惊醒了如地狱修罗场杀戮的卫琴。

    手腕上的筋络在“突突”地跳动,卫琴清醒过来,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天已经亮了。

    四周蜿蜒的血细细地汇成一条断断续续的线……

    “知道了。”点头,卫琴提着尚在滴着血的剑,走向大营的方向。不过杀人而已,早已习惯了不是吗?

    一身戎装,卫琴转身直奔大营。

    一路砍杀,一路血腥……身旁的将士一个个倒下,有齐兵,也有吴兵……

    卫琴已杀红了眼,见了敌军便砍。挥舞着手中沾满了鲜血的长剑,卫琴着了魔一般砍杀着。突然,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将军打扮的齐人直直地挥剑砍向一个吴兵少年,而那少年惊恐而绝望地看着那挥向自己的剑,无力逃开。

    他的怀里,有什么滑落在地,被马蹄踩成破碎的几段……是那支笛子,那支曾经奏响了《离歌》的笛子……

    “是老家村里的一个姑娘,丑丑的,还挺笨,我出征的时候,她挑灯一路送出村口,哭得丑极了,非要我答应她回去就娶她……呵……”

    “能不能回去,也不是我说了就算的。真是有些担心那个傻姑娘,如果我回不去了……她怎么办……”

    他现在是左司马,不是刺客。刺客只要完成任务,同伴的死活可以不顾;可是现在不一样,他不仅要获得胜利,还要保护自己部下的安全……

    “如果我回不去了……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那微带着痛楚无奈的声音在他耳边一再回响……

    卫琴终是飞身上前,挥剑挡下了那人的攻势。

    护着那少年,卫琴正与那骑在马上将军模样的人厮杀,身后却突然传来兵刃划过空气的声音……卫琴大惊,慌忙回首,一把闪着寒光的剑狠狠向他砍来……

    执剑的,竟是那吹笛少年……

    “为何?”剧烈的疼痛贯胸而来,腥红的血喷涌而出,卫琴咬牙道。

    “我是齐人。”

    没有看他,那少年微微低头,道。

    竟是敌军的探子?满目腥红,咽下口中的腥甜,卫琴咧嘴笑了起来,难得发一次善心,竟是如此下场?呵呵,果然还是坏人比较长命。

    项间的平安结松开,掉落在地……

    人间于他是炼狱,活着也只是悲哀地挣扎,死也没什么可恐惧的。可是,可是香宝……香宝在这个人世啊。如果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就算再怎么讨厌这个人世,可是……香宝在这里啊……

    如果死了,香宝一定会气得跳起来骂他……骂他不听话,明明说了不可以命相搏的……

    如果死了,她会哭吧……

    会吗?

    他不想看到她哭的。

    眼前寒光一闪,利刃夹着雾气迎面劈来,卫琴咬牙,抬手一挡,鲜血四溅……

    香宝,我不会死。

    因为……你还活着。
春秋大梦Ⅱ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chunqiudame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帝业如歌二次元缔造者嫁入豪门77天后阎罗夫美漫世界当宅男娇妻来袭:王牌boss,轻点撩萌宝贝的专属殿下贵女娇妃乡村教师太原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