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微读吧 > 玄幻奇幻小说 > 不拿剑的法师不是好法师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终章(等你几年又何妨?)

不拿剑的法师不是好法师 | 作者:懒无心 | 更新时间:2019-08-14 06:22:06
推荐阅读:我的章鱼分身精灵王座故事的继续超神之力完美仙剑三轮回武典绯色红尘武道至尊通天武尊战气凌霄至尊魂戒
    混乱,一片混乱,整个世界都陷入混乱和恐慌之中。

    距离君邪死去已经整整七年了,相柳卸了职,来到深渊附近安家,对着深渊吃酒聊天。

    “君小子,五大帝国和魔兽山脉发生动乱了呢,如果你没有……这个世界说不定会有很多关于你的趣闻呢!”相柳喝完一杯酒,说道。

    “我也怎么认为。”君邪喝下一杯酒,说道。

    “是吧?”相柳迷迷糊糊看见君邪,继续说道“你看,我想你,想到出现幻觉了呢!”

    君邪见相柳想要抱来,一阵恶寒,一脚踹开他。“滚!”

    相柳摸了摸脸颊,笑道“哟,居然敢打爷……”

    几声乌鸦声飘过……

    “啊!!!”相柳吓得酒醒,指着君邪问道“你……你是人是鬼?”

    君邪揉了揉脑袋,一副恶鬼样问道“你说呢?为什么不救我?”

    “君邪哥哥!”一声欢快的声音传来,宫秋雁从背后抱住君邪。

    君邪见是宫秋雁温柔地摸了摸宫秋雁的头,说道“多谢你的父母了,我又回来了。”

    “皇大人和帝大人救了你?”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难不成是你吗?”君邪笑道。

    “既然如此,五大帝国和魔兽山脉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刚刚知道的,倒是你这家伙,乐逍遥啊!”君邪讽刺道。

    “防范小措施罢了……这次我准备上战场了!”相柳说道。“平息动乱!”

    “我也该回帝国了,居然又过了七年……”君邪深邃的双眼望向星辰帝国的方向,心里浮现月明珠的一颦一笑。

    砰砰砰!一颗漆黑光柱通天而起,搅动风云,明媚清日马上被黑夜掩埋。

    “出什么事了?”宫秋雁脆声问道。

    顿时,天空中出现数百道身影,君邪认识的人也在,境界都为传奇境。

    “老师!?”君邪望见几道熟悉的身影,出声说道。

    传奇境的人物全都瞬速按不知名的站位,排列于空中,所占位置刚好将七颗黑柱包围起来。

    众人对视一眼,轻轻点头,以手掌为纸,划破手指为笔,似在书写着咒印。

    君邪眯着眼,望着众人的动作,心里冒出一个名词,封神大阵,以数百名传奇境强者的境界衰落为引,结出一道神鬼尽封的强力结界。

    结界维持的时间还要看人品,短的一天,长的亿年!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封神大阵根本没有多少人同意或愿意使用。

    “帝大人和皇大人也在那里干什么呢?”相柳望见两道身影,吃惊说道。

    君邪秀眉轻挑,事情真的不简单了,人和魔兽一起合作使用封神大阵,我沉睡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疑问迟久未能在君邪心里散去……

    “老柳,你好好照顾秋雁,我前去看看。”君邪对相柳说道。

    “凭你的脚力,怕是几天都到不了皇帝大人那边吧?”

    君邪笑了笑,道“之前的我,说不定真的到不了,现在嘛,可不一定了。”

    音落,君邪活生生消失在相柳面前,不带一丝拖泥带水,连声音都为消散。

    “这小子!?”相柳早已恢复一身实力,居然连他都未能知道君邪去哪,要不是君邪在他眼见消失,他都会觉得君邪压根没来过。

    ……

    君邪来到格林下方附近,并没有贸然打扰他们,封神大阵需要三天来进行封印,全部身心注意都在流程上,稍有一丝差错,便会失败。

    君邪静静等待了三天,并不着急去看月明珠,反正也不差这一两天的时间……

    “混蛋!你居然!”一声暴怒的声音响彻八荒。

    “哈哈,蝼蚁们啊,邪神的远见岂会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早早派我混入你们了!”一人满嘴嘲笑语气的声音落下。“带你们去参见邪神!”

    疯狂的话语加上疯狂的举动,那人张开双手像是迎接某人的怀抱,肌肤缓慢崩裂,窜出粘稠黑液。

    “他要自爆了!附近的人都离远点!封印失败了!”一道雷般响的声音警醒着众人,纷纷寄出防御招式,却是未移动半步。

    “他缺的位置,正好由我来填!继续维持大阵。”身穿黑暗帝国导师服饰的人出去接替神圣帝国缺下的位置。

    两国的仇视心理会经过此事而消失部分吧?君邪眯着眼想道。

    咔嚓声连响七次,漆黑光柱像从高处摔落的玻璃杯般支零破碎,正在结印的众人猛地摇晃,鲜血上喉一喷。

    “失败了……封神大阵……”一人失神说道。

    见传奇境强者隐隐有坠落之风险,下边等待的史诗境人物接下他们,稳稳地站在地面。

    君邪身影一闪,出现在格林和火灵身旁。

    “老师,我来接你们了。”

    二位夫妇定眼一看,正是消失不见已久的君邪。

    “你回来就好,明珠等了你七年。”格林拍着君邪肩膀说道。

    是因为境界被削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格林和火灵的气息像枯萎的草般孱弱,尽显老态。

    “老师,喝下这瓶木灵液。”君邪递给格林和火灵各一瓶木灵液。

    二人喝完,神情和气息渐渐有所好转,虽然还是提不起精神般无力。

    “我们先下去。”君邪扶起两位老师,找到一处柔软的地方让他们坐着。

    “老师,在这里等会。”君邪说完,又接皇与帝来这边坐着。

    “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君邪对着皇和帝鞠躬说道。

    “你保护了我们的女儿,这是你应得的报酬,而且,我们的女儿都没未我们那么哭过、担心过呢!”皇的语气带有丝丝嫉妒。

    君邪尴尬地挠了挠头,笑道“估计我和她的年龄相差不大,更有亲切感吧?”

    格林夫妇望着君邪,暗道,精准踩雷……

    “你是说我们又老又落伍,和我们比起来,你更像是他父亲?”皇开玩笑地骂道。

    “不……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皇儿,别为难小友了,休息一会吧。”帝出声说道。

    君邪也给了皇和帝一瓶木灵液,寻问了为何布置封神大阵。

    “邪神……准备降临此间了。”格林如此说道。

    “我们也没有准确的消息,只知道,邪神侵略此间很多次了,都被先贤布置封神大阵所抵御住了。”火灵补充道。

    “邪神已经超过传奇境,踏入一个未知的境界,这是无奈之举。”说完,格林夫妇叹了口气。

    封神大阵失败,邪神准备入侵了吗?明珠……君邪眯着眼,双手不禁紧握。

    呼呼……狂风大作,漆黑天空像打开表演舞台的帷幕一般,敞开一口,一道身影就此现身。

    散发着无边的恶意和污秽气息的男子,狭长的魔眼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幽暗的肌肤呈现狂暴的肌肉感,静静地站在那儿,似将世间万物都不放在眼里。

    “这就是新的世界?灵气不错嘛。”男子微微细语,众人暴怒等反动情绪无不躁动起来。

    君邪望着那熟悉的身影,目光像火般炽热,咬牙切齿道“天魔……”

    “君邪,你说什么?”格林问道,见君邪看着天魔,有点不解。

    一声仇恨的低语传入天魔耳里,让他颇为不解,孤是第一次来到这世界吧?有人认识孤?

    天魔扭头,双眼跨越距离,寻到声源。“嘛,一个小孩?认识孤?这气势……好像一个死去的人……”

    君邪的气势和他心里那一道身影重合在一起,没有一点可挑剔的地方。

    “君邪,他不是你可以撼动的。”格林护住君邪,说道。

    在场所有的传奇境强者都跌落境界,而他还是传奇之上,根本不是君邪所能对抗的。

    “老师,我不会有事的。”君邪推开格林,走出,抬头望着天魔,眼里杀意溢满,似能滴落成水。

    天魔双手叉于胸前,寒声说道“孤不喜你的眼神,献上你的双眼给孤,孤说不定能给你条生路。”

    滔天洪水般的威压顷刻袭来,似要压垮君邪,只见君邪身躯依旧挺直如松,甚至缓缓上升至与他同一水平的位置。

    “孤孤孤,你就像一个孤儿一样。”君邪嘲讽道。

    天魔眼角微微跳动,想起这句话由一个人亲口说过。

    “哎哟,这不是仙尊吗?怎么?夺舍到这里来了?”天魔试探道。

    “不用试探了,这次,我不会让你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那个世界被你的舍身封印得好好的哟,什么时候去解开封印让我大举进攻啊?”天魔说道。

    “不需要,我先屠了满怀妄想的你!”君邪调动七脉中的魔力化为灵力,身上散发圣洁而温暖的光辉照耀天魔。

    “削弱?你能让我削弱到什么程度呢!”天魔嗤笑道。“那我来试试你的身手有没有退步吧!”

    “那是……君邪!”月明珠来到格林夫妇身边,见君邪与天魔对峙,那个传奇之上的邪神。

    心里却又有一丝欢喜和伤感,君邪他回来了,但他又去挑战邪神,连我一面都不见……

    “傻孩子,君邪永远不会抛弃你的,也不用担心君邪,那小子不做没把握的事,不是吗?”火灵见月明珠想要哭泣的样子,出声安慰道,自己心里也不安。

    “我们都要相信君邪。”

    天魔与君邪刚一交手,天魔拳头微微吃痛,见君邪拳头像镀上钻石一般闪亮坚硬。

    “我硬化后的拳头好吃吗?要不要再来几拳?”君邪冷笑道。

    “手下败将瞎鼓噪什么呢?天魔体!”天魔拳头同样镀上幽暗色泽,像是被强化了般,硬度与君邪硬化不相上下。

    天魔与君邪交手了数个来回,金属敲打声不断响起,众人只能在心里微微惊叹,两个体魄强悍的怪物。

    “你还记得你的小妹吗?啧啧,可惜,我还没有品尝她的味道就先一步自杀了,可惜啊……”天魔挑动君邪愤怒情绪说道,以此找到君邪破绽,给予致命打击。

    君邪双眼微眯,寒芒不断闪动。“天魔,这煽动这招对我没有用。”

    “哎呀呀,真是冷血呢?你的小妹在最后一刻都在叫喊你的名字呢!”天魔故作惋惜说道。

    “收起你那丑陋的嘴脸!”君邪突然爆发,快若闪电般的出拳,竟然天魔来不及反应,被迫挨下一拳。

    “我会你杀了,为她报仇!”

    天魔掌控倒飞的身躯,脸颊传来火热的痛感。“多久了?自从你死去以后,我的魔血竟是未曾沸腾,如今她再次沸腾,呵呵。”

    “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与你有关的人,我都要好好谢过才行……”

    君邪踏动游龙步,身化青甲苍龙愤怒咆哮着而来,眨眼出现在天魔眼前。

    “怒了?怕我伤害他们?别担心,等你死了,他们才会有那样的待遇。”天魔稳稳抓住君邪破空袭来的拳头,温柔说道。“你的体魄还是如此孱弱呢?”

    君邪盯着天魔的魔瞳,缓声说道“放心,这次死的人会是你!”

    君邪心里低喝“天妖体!开。”

    君邪双手长出暗金鳞甲,一直延伸至全身,漆黑双瞳化作兽眼竖瞳,无情而寒冷。

    “九转天妖诀?”天魔不确定说道。“那老东西的炼体功法,你也敢修炼,不怕走火入魔与我为伍吗?”

    “他可是你的创造者,何况我永远都不会与你为伍!”君邪说完,身体像发射出去的炮弹般袭向天魔,速度之快竟可扭曲虚空。

    “群魔……”天魔双手合十,身后不断浮现一只只凶神恶煞的恶魔虚影,手里持着不同的武器,或剑、或刀、或枪。

    “乱舞……”天魔往君邪方向一推,双手张开对准君邪,身后虚影像是收到命令一般,叫嚷着迷惑之音,踏空而去。

    眼见君邪被群魔包围着,但他没有一丝心慌,手掐仙法,身后显现一道圣洁而不可亵渎的仙人。

    那仿佛只存在天上的柳眉微微一皱,近君邪身的群魔,像体内装有炸弹一般,轰一声,像西瓜般破裂,碎屑纷飞。

    天魔见此并没有意外,反而讥讽道“以自己前世身影作为虚影,你真的是太自恋了。”

    “呵,能打赢就行了!”

    ……

    “小邪,你知道我研究出什么了吗?”一老头激动说道。

    “什么?”被叫小邪的男子,有气无力般说道。

    “一个可以无限繁殖的傀儡!只要存有一粒小小的细胞,他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谁也杀不死……”

    “你又研究这种恐怖的东西了,再说了,你放着仙界不管,擅离职守!”

    “早就由你打理了,现在有什么事,都不管我的事了,我早退休了!”老头笑呵呵道。

    ……

    存一粒细胞也能复活吗?君邪上世便是因为此,才选择封印,而他也没有实力彻底消灭天魔,一个细胞都不留的消灭。

    “仙尊!看哪呢?”天魔出现在君邪面前,轻蔑一语,拳头如同碎星锤般砸落。

    君邪以掌为盾,贴在天魔拳头,借着天魔冲力一拉,右脚早已蓄力待发,像球棒般狠狠一甩,踢入天魔腹中。

    “你的战斗技巧还是那么落后和幼稚呢?”君邪嘲笑道,受了君邪一脚,天魔整个人倒飞出去。

    “仙尊还是那么狂妄呢?”天魔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

    “无论你再怎么打碎我的身体,我依旧可以复活,可以说,我以身体的疼痛换你的小命。”

    “仙临!”

    “魔归!”

    两人同时一喊,互掐法诀,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一丝迟疑。

    天魔身后的群魔像被吸入漩涡般汇聚在一起,化成尖耳獠牙的四翼恶魔。

    君邪身后的仙人则大放光辉,更显脱离凡尘的孤寂,与天地化为一体。

    “去!”

    一仙一魔,仙踏祥云,魔踏墨云,犹如那出水般的蛟龙,身影不断闪动,向着对方而去。

    君邪和天魔不做防守之势,都掌控着虚影,给对方极致到陨落的一击,这一击之下,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仙和魔同时达到对方面前,同时给予那带动天地之势,一往直前的致命一击。

    “仙尊!”“天魔!”

    砰……

    黑光和白光猛然亮起,射入众人眼睛,一击之下的冲击刮起威力巨大的飓风,稍有不慎,就会被吹走。

    仙和魔哀叹一声,化作点点荧光般消逝,天空显现两道无比狼狈的身影,披头散发、衣服破烂。

    “脑袋快要断片了……双手也快没力了……灵气也快耗尽了……”君邪吃痛想道。

    “身体全都瘫痪了吗?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要没有了?赶紧给仙尊最后一击,跑路……”天魔抬起手指,对准君邪。

    “身魄尽封!”君邪对天魔做了一手势,天魔突感一丝危险气息。

    “身!”

    呲……一柄洁白长剑从天魔胸口刺出,身体不得动弹,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魄!”

    呼……一柄漆黑镰刀对着天魔头部轻轻一挥,天魔的魂魄被刀刃勾出,显示在君邪面前。

    “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君邪凄惨一笑,眼神柔和回头望去,望见月明珠一脸担心的样子。

    “对不起……”君邪没说出声,却用口型做出了这三字的动作。

    月明珠见君邪望来,说了三字,心中的不安在此刻猛然爆发,泪不觉顺着脸颊滑落。

    她大声嘶喊,带着哭腔“君邪!不要啊!”

    君邪耳里听见月明珠的哭喊,身子颤了颤,随机面容坚定,飞向天魔。

    “我们一起见老仙尊!”君邪笑道,天魔见君邪笑得阴森,愤怒说道“仙尊,你也会死的!这还有你爱的人!你舍得吗?”

    “放过我,好不好?我马上退出此间!”

    君邪缓缓走进天魔,笑道“就是为了他们才不能放过你啊。”

    “疯子!”

    “燃血……爆裂!”君邪咬牙一语,浑身像被丢入火炉用水烧般痛苦,血液沸腾起来。

    一声巨响响起,不规则的火焰球体随之产生,毁灭和破坏的气息席卷整片天空,为这天镀上一片阴霾。

    月明珠双眼通红,心已掉落万丈深渊,豆粒大的泪珠掉落地面,形成朵朵白色彼岸花。

    明明张着口,却没有一声一词能够发出来,悲之极……

    一滴血从火花滴落,做着自由落体运动,缓缓化作生出头、双手和双脚。

    月明珠见一道人影下落着,驱动着疲惫身躯往前,想要接住。

    月明珠温柔接住孩童,小孩隐隐有君邪的模样,她心里像被人一揪。

    “君……君邪?”

    孩童张开无秽双眼,甜甜笑了一声。“明珠……”

    “真的是你!”

    “抱歉……”

    “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

    “嗯。”

    “我活了上千年……”

    “嗯,我不在乎,我喜欢你。”

    “……我现在是孩童的身体,我……”

    月明珠玉手抵住君邪小嘴,含情脉脉说道“十四年我都等了,再等你几年又何妨?”
不拿剑的法师不是好法师最新章节http://www.weduba.com/bunajiandefashibushihaofash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精灵王座故事的继续超神之力完美仙剑三绯色红尘惊世女帝惊奇女孩神话书屋宠宠欲动灵武弑九天白骨精的种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