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82 雪儿,你可真好看

  赵雪影端坐在书桌前,规规矩矩地看书。

  她最是喜欢吟诗作赋。

  从梁国带了一些诗集,都已经翻了很多遍了,如今得到新的诗集,不禁沉迷其中,爱不释手。

  因为从小的教养,她坐得端正,一只小手摁住书页,另外一只小手则轻轻地拿起另一页。

  娴静温婉,佳人难得。

  不像他,看书的时候喜欢卷书,很多书都不成了样子。

  赵雪影看着看着渐渐发现有两道灼热的视线烤得她难受。

  转头看去,正撞进一双火—热深邃又带着浓浓笑意的眸子。

  赵雪影见状脸一下就红了,心中小兔乱撞,说道:“你,你怎么了?”

  完颜烈神色怔怔,说道:“雪儿,你可真好看。”

  赵雪影脸更红了,嘴角含笑,露出浅浅迷人的酒窝,低头看书。

  “你才发现?”

  她说着翻了一页书,打算继续看,可是有这样一双眼睛盯着,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

  只好转过头来,不悦道:“夫君,别看了,快好好处理公务。”

  完颜烈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说道:“雪儿,咱们要不要到内室呆一会儿?”

  赵雪影浑身的热血直往头上涌,这个无赖又要图谋不轨了。

  “不行,快处理公务。”

  完颜烈神色沮丧,说道:“好吧。”

  这沮丧落寞的神情跟这个八尺硬汉实在不相称。

  赵雪影见状,心里终究不忍:“等你处理完公务……再去。”

  说完她便转过头去,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她都被他带坏了,居然这么羞耻的话也说得出来。

  完颜烈笑着站起身来,凑过去扳过她的小脸儿,重重地吻上她的红—唇。

  “唔……”

  完颜烈越来越忘乎所以,赵雪影抬手胡乱拍着他的肩头。

  完颜烈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她娇—美的唇—瓣。

  “怎,怎么了?”

  赵雪影转过头,红着脸说道:“快点处理公务,要不,要不下次我不敢来了。”

  完颜烈只好放开她,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看奏折。

  赵雪影不小心看了奏折上的几个字,问道:“你要推进农耕?”

  完颜烈“嗯”了一声,把奏折递给她,这个动作甚是自然,有什么事情不能给自己女人看的呢?

  只听他说道:“我想把大金南部荒废的土地变成耕地,一来可以增加粮食产量,另外一方面还能很好地安置流民。”

  赵雪影说道:“一举两得很好啊。”

  完颜烈说道:“我也觉得很好,可是朝中有些顽固派,觉得我们金人世世代代以游牧为生,推行耕种,破坏了祖宗之法是要被天神惩罚的。民间对这种说法更是深信不疑,所以对推行耕种百般阻挠。”

  完颜烈敲了敲赵雪影眼前的奏折说道:“眼下可好,竟然有刁民暗中残忍杀害了修建灌溉设施的汉族官员,这不是胡闹吗?耕种之前必须要先浇灌,方能种植作物。现在必须要尽快找到能够主持修建灌溉设施的人才行,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有这方面技术又可靠的人有点困难。”

  赵雪影没有看奏折,而是把奏折放在完颜烈跟前,说道:“我虽然失忆了,但是依稀记得灌溉的方法,根据地形可分为两种,一种适用于高地,名为翻车也叫龙骨车,是利用链轮传动来带动水槽内的刮板翻转从而将低处的水引向高处的灌溉机械。”

  她顿了一下说道:“还有一种是在有河流的情况下会用的,便是筒车。筒车安装在有流水的河边上,且挖有地槽,被引入地槽的急流推动水轮不停转动,从而将地槽里的水通过水轮上的木筒或竹筒提升到高处,最终流进农田进行灌溉。”

  完颜烈闻言,眼中满是惊喜,问道:“你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贵族小姐,怎么知道这些?”

  赵雪影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兴许是我喜欢画画,便画了一些也未可知。”

  她略略沉吟了一下,说道:“我隐约还记得这两种灌溉工具的设计原理,如果你要是不介意……”

  完颜烈依旧带着笑,可是笑容却没有落到眼底,说道:“傻丫头,你说什么傻话,你我夫妇一体,我介意什么,你为何总是跟我这样生分?”

  他有时候感觉跟赵雪影离得很近,有时候又觉得离得很远,总感觉走不进去她的心里去。

  赵雪影娇—声道:“夫君,我哪有跟你生分。你这里有大的画纸吗?”

  完颜烈笑道:“你不会是想现在就开始作画吧?

  赵雪影点了点头。

  完颜烈揉了揉她的发顶笑道:“傻丫头,这都什么时辰了,明日再说吧。”

  “那好吧。”

  完颜烈站起身,拉住赵雪影的小手把她拉起来。

  赵雪影疑惑道:“怎么了?”

  完颜烈打横把她抱起来,说道:“陪我睡觉,这不是你说的吗?”

  赵雪影柔声说道:“可是,你不是还没有看完奏折吗?”

  完颜烈笑道:“谁说我没看完?”

  这个无赖,看没看完不都是他说了算吗?

  翌日清晨,赵雪影从床上醒过来,才发现竟然在勤政殿的内室里。

  她又想到了昨晚的一幕,脸不禁红了。

  完颜烈妥妥地一个禽—兽,对那种事情乐此不疲,弄得她现在浑身酸痛。

  完颜烈好听又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赵雪影将被子盖到脖颈处,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声音。

  他说话铿锵有力,别具威严,那些大臣对他说的话,皆不停附和。

  赵雪影现在才知道完颜烈对她有多温柔。

  在她面前,他很少大声说话,更别说疾言厉色,基本上没有。

  铃音本来是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忽然猛地惊醒,却发现赵雪影已经醒了,慌忙起身走了过去。

  “王……”

  赵雪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见铃音不再说话,才说道:“小声些,别让外面的人听到了。”

  铃音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有侍女从内室偏房端来洗漱用的东西。

  待洗漱完毕之后,有侍女端上来两盘绿豆糕。

  铃音笑着低声说道:“可汗说您脸皮薄,醒了估计也不好意思出去,于是让我们给您备了最爱吃的绿豆糕。可汗还说,你要是无聊,可以看看书架上的诗集,或者是作画。”

  赵雪影顺着铃音的手势看过去,软榻的小几上竟然有大大的一卷宣纸。

  赵雪影着急忙慌吃了几块点心,便把宣纸扑在偌大的桌案上开始画翻车。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纤意浓浓的被迫和亲蛮荒后,可汗他日日娇宠

  御兽师?